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李易峰水仙】【深远】恩仇

序。

雪压枝头,朦朦胧胧,大抵是分布得时辰了,一瓶在灯光下闪烁金光的格瓦斯,一纸草书,桌上的怀表并未停止走动,三年了。那块表从未停过。

他轻轻推开办公室的红木门,多年未见嗓音依旧清亮的很。

“陈深!我回来了。”

风雪把他的眉间刮的锋利,经历磨练使他磨平了他的棱角,经历了痛苦使他收起了他的尖刺,收了尖刺的刺猬啊,措不及防的就会给你带来刺痛。

“欢迎回来。”

他一身正气的黑色西服,不似三年前的浮躁,反而是沉稳的,再也不是把喜怒哀乐挂与面上的小霸王。

“许是世间在没了小霸王。”

枝头的细雪渐渐在阳光下融化,顺着树枝滑落在地上。

转动手中微凉的玻璃瓶,轻轻倾身,整理一下衣衫,拍平了褶皱,手插在裤兜里,缓缓渡步到窗前,望着细雪融化,眸中闪过一丝冷光,指尖抵在寒冷的玻璃窗上。

“小霸王去哪了?”

他轻轻褪下外套,斜倚在沙发上,灵活的十指把玩着面前的茶杯,抿了抿干涩的唇,再次开口声线有些颤抖。

“陈深……你明知故问……”

声线压低,脸上浮现阴郁之情,转身对上那人阴沉的视线,疾步走到他的跟前,紧紧攥住他的领口,半响嘲讽的笑了笑。

“宁致远……三年了,你还是走不出去?自欺欺人有意思?”

“陈深你够了!我回来不是为了接受你的教育的!”宁致远红了眼眶,推开了我,拽了拽领带,狠狠地喊道。

“在你眼里我宁致远就是个懦夫!陈深!你知道我消失的三年都发生了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说我!”桌上的玻璃瓶被推落至地板上,绽开一朵美丽的玻璃花,昙花一现。

“宁致远你又知道我这三年怎么过的?”

“小霸王死了……三年前万丈深渊前,你亲手退的他,你亲眼看着他坠入万丈深渊!是你!亲手杀了他!”

有些颓丧的跌在沙发上,扯开领口的几颗衣扣,猩红的眸子,声音嘶哑。

“如果可以从来……”

“陈深……小霸王死了……在你面前的是宁致远。”

“是啊,我亲手杀了他。”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