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远离智障。

叫我萧北城。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觉奈时间轴设定

我扔一个时间轴设定,考完试就码文。我爱k拉郎,拉郎爱我,觉军兄弟设⚠

越战前后1955年初奈布离开东印度公司成为自由雇佣兵,因高价酬金周转至美国军队作为雇佣兵插入军营,为第四编队作补给效力。1955年十月初与身为中士的Fliqpy正式见面,不打不相识的开场。因个人原因也因佣主执意,奈布一直待到中士退伍,1959年,Fliqpy38,奈布22。退伍后Fliqpy拿着可观的薪水而奈布靠着自由的雇佣兵过活。接小单也不会挨饿。在商谈过后Fliqpy表明不愿回到故乡也不想面对自己的孪生兄弟(Flippy),因为兄弟俩性情不和常常大打出手。所以在美国乡下买了栋小房,生活方面除了做饭Fliqpy做的都很好。脾气一直很暴躁,动手就会见血。交谈不管用时就先打一架,有时候打着打着就会往其他方面发展。最后还是双方闷声妥协。有时候会看到他徒手杀鸡,杀兔,最后都会出现在餐桌上。很默契的没有什么誓言,只是维持着现在不伦不类的关系,双方独占欲很强。车库偶尔会有尸体,夜晚会不约而同的处理掉,有时会发生口舌。淤青和胶布都是常见的东西。

1964年,折返尼泊尔,Fliqpy也跟着一起回去,以“战友”的名义在家小住两天。返回尼泊尔后按照礼仪礼法奈布被姑娘包围谈婚论嫁。在险些杀人的情况下将失控的中士控制住,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一周会决定留下生活费离开,以防止家附近出现命案。

1970年退隐,在美国乡村享受难得安宁的生活,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安宁。在偶尔打架吵闹的生活中渡过还算甜美的岁月。


在情绪起伏最高的那段时日,我忽地好奇起死神的颜色,就像是孩子好奇新鲜事物一样,那奇怪诡异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念头盘旋在我的心头,奇异的感觉从血管逐渐涌向心脏、大脑、神经中枢,牙齿不安的碾磨着画笔的另一端,塑胶在牙齿反复撕咬下,显示出极为恐怖的凹痕。模糊的视线中,扭曲的凹痕变成了死神的脸,凶悍的表情,恶毒的唇舌,朦胧中我又联想起普罗维利的那群孩子,记忆中的他们总是青面獠牙,呲着利齿想要把我撕个粉碎。摇摇头,将自己从冗长的思绪中拉出,此时大概是深秋了,透过旅馆破旧的小玻璃窗隐约能看见旅馆前面那颗巨树,几片枯黄色的树叶紧紧地勾住树枝,迟迟不愿落下。

肃杀、萧瑟,我的脑海中浮现着几个死气沉沉的词汇,或许这是死神来到人间的征兆。画笔跌落在地,沿着木板的边棱又滚了好几圈最后安安静静的躺在墙角,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秋季正在用它独有的寒气将五彩缤纷的颜色逼去,一切都变得萧瑟,消极的情绪跃上心头。每一天,世界都在慢慢靠近晦暗的颜色,每一秒,彩色都在迅速的消逝,我忽然觉得,自己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夜里是最难捱的时候,狂风敲打着破旧的玻璃窗,“咯吱咯吱”的像是讨厌鬼们的耳语,我知道他们正蹲在黑暗的角落里沾沾自喜,疯狂的大笑着叫着我的名字。

“Vincent、Vincent、Mad Vincent!”

秋风刺得我体无完肤,在昏暗的油灯下,我看到了一片黑白色的墓地,几只落在枝头的乌鸦紧紧盯着墓碑上的烫金字体。

“Van Gogh Vincent”

—那一刻我明白了,死神是黑色的,永无止境的黑暗。

【觉奈】俄罗斯转盘

※拉郎cp.
※慎戳.

暴力美学是奈布给他冠以的名号。美学是一个与雇佣兵不沾边的词汇,枪支在暴雨中冲刷掉色,军靴在砂石上磨损边缘。机械性的完成任务不需要美学,而他则是享受猎物在刀下痛苦呻吟的模样,他们的出发点不同,过程又怎么会相同呢?Fliqpy满是伤痕的手指不停的擦拭着手中的左轮手枪,乳白色的丝帕与这个小屋格格不入。在阅读《复活》的第三个章节后,奈布被枯燥的文字打败了,窸窸窣窣的响声像是一根锯子,割据着他的神经末梢,烦躁的情绪一泄而出。像是聒噪不安的麻雀,奈布现在恨不得抬手就将这个自讨没趣的男人按在桌上,当然他没有这样做,他将所有怒气都压在肚子里,最后吼了出来。

“该死的,你就不能安静会儿?!”

厚重的精装书狠狠地拍在橡木桌上,被吼的男人轻佻眉梢将威士忌重新摆在桌上,左手手枪顺着他的发力滑至手边。威士忌的瓶盖紧紧地扣在上面,他掏出怀中的M9灵活的撬开了瓶盖,圆形的小东西顺着桌边滑落在地。Fliqpy低沉的烟嗓仿佛是上帝在低吟着圣经,这是一个可笑的比喻。即使在很多年后,奈布也这样觉得。因为一个恶魔怎么可能会和上帝扯上关系,他只是道貌岸然罢了。

“俄罗斯转盘。”

他是个既残忍又无趣的男人,当他将一颗子弹塞入手时,静默的一切就宣告了游戏的开始。玻璃杯中的冰块尚未融化,似乎是在奈布结束阅读前他从冰箱中取出的,小麦色的威士忌加上冰块,或许足以引诱他的味蕾。但是奈布不喜欢喝酒,腥辣的味道不会使他感到精神上的愉悦,无聊的精神麻痹。他轻轻转动左轮手枪,被强迫灌了一杯冰镇威士忌后,扣动扳机——空枪。

幸运女神眷顾了奈布,可惜他可没兴趣玩丢命的游戏。

“Fliqpy,你三十八岁了,别再玩这幼稚的游戏了。”

忽然惊醒。我好久没动笔写月臻了,大灰狼x小兔子有人吃吗?

女装三轮车。链接走评论。

※女装。
※恋人设定。

雷者慎入。

一个简单粗暴的车,评论甩链接。现代AU两情相悦,雷者慎戳,谢谢合作。

【Tomco】下雪的日子

※自割大腿肉
※无排版,无逻辑,无文笔
※不适自退

不知是谁敲响了地狱的钟声,因为那钟声是低沉、持续,冗长的,震颤的幅度使骷髅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Tom下意识的抬头望向高处,大概是Brain离职前跟他说过,这个时候正是地球的冬季。漫天飞舞着的都是纯白色的雪花,地狱常年的高温导致这里从未有过冬季,换句话说地狱是没有四季的。恶龙扇动着笨重的双翼向更高层飞去,轿撵随着双翼颤动的频率左右摇晃着,当炙热全部褪去时,它就停在Marco Diaz家的窗台上。

纯白色与淡绿色交融的图案铸成了眼前这个突出的塔楼,然而站在对面的并不是Tom心心念念的那个姑娘。赤红色的卫衣暴露了他是他宿敌的事实,实际上前些日子Tom还在暗地里嫉妒他能跟Star走的近一些。Tom从轿撵中飞出,落在敞开的窗台上。气氛有些尴尬,Marco不停的搓着双手将哈气都呼入其中,仿佛在取暖,他的脸颊明显的透出异样的红色,大概是被寒风吹的。

“Well.What do you want to see me about?”

【你找我有什么事?】

说实在的,Tom真的想不到Marco会主动找他,虽然上次的耐力训练两人都显得心照不宣。那一夜最后那句话也是如此的默契,但是是不是真话估计只有他们自己心知肚明。Tom抱臂环视了一周,猛地发现这是Star的房间,每一处都是亮闪闪的。Marco则是一直在搓手,皱着眉头,很艰难的吐出一句。

「Brian,Tell me you haven't seen the purest snow.」

「Brian,告诉我你还没看过最纯的雪。」

Tom微微挑眉,有些惊讶,一半是因为Brian辞退前会找这个自己“最讨厌”的人,一半是因为Marco居然能记住Brian的话。Marco递给他一个精致的盒子,上面还打着赤红色的丝带,精致的样子让他想到了Star的礼物。不过显然Star不会亲手制作一个礼物盒。

“这是什么?”

【What is this?】

Marco耸耸肩然后解开上面的丝带,一个漂亮的水晶球映入Tom的眼帘,那是一个落着雪的水晶球,里面还放着Star、Tom和Marco的小塑像。格外的好看,精致。

「Is it a present for you?」

「算是给你的礼物吧?」

“I think I should say thank you.”

【我想我该说声谢谢。】

Tom忽地拉起Marco的双手,一团温热的火焰跃然掌间,看模样是在替他取暖,过了十分钟左右,Tom低头吻了吻Marco的指尖,然后低声道。

“Now I know who was the princess who declared independence that day?Princess Marco.”

【现在我知道了那天宣布独立的公主是谁了,马可公主。】

【黑虹】人间韵事

※私设甜文
※无脑爽文,接受不能请退出
※不接受小床谈人生
※甜出糖尿病

◎人间风月事——柳下好良辰

时值春夜,扑面而来的夜风也携着些许寒气。前些日子染上的风寒然虹猫打了个喷嚏,柳上明月似玉蟾宫的玉盘,好生的白净惹眼。午时上了倦意,便在柳下憩了一会儿,谁想一觉醒来意识晚了些。那明月也挂空了好一阵,巧的很今夜寻不到几颗明亮的星。恐是要来雨了,阴沉的把星子都掩去。一般随雨而来就是电闪雷鸣,之前因雷电治愈的血魔疯癫丸使自己对雷电有些畏惧。雷电顺着风筝的细丝劈下,顺着其打入血脉,犹如利刃撕裂肌肤,又似猛兽吞噬骨肉。疼痛是真真切切的,心有余悸也是正常之举,有些恹恹的埋头在臂弯之中。抿着唇,望着天边,眼眸中说不出的惆怅。怪了,玉蟾宫今夜静的出奇,莫不是都睡下了?可想来,七侠都不是早睡的主儿。总是怪得很,阖眸,叶间窸窣的响声传入耳中。猫耳轻颤,轻易的捕捉出声源之处,猛然睁眼,抬腕抓住他蠢蠢欲动的手。想了想,又说了句。

“你怎么在这儿?”

黑小虎皱了皱眉,将身后的血色斗篷罩在他的肩上,又并肩而作,不知是着了什么魔道,虹猫最近偏爱注视那双如黑曜石般通透的眼眸。侧头眯着眼眸瞧着,黑小虎也没做回应,只是将他身上的斗篷拢的更紧些。一时无言,气氛静默的有些骇人。话到嘴边又转了转,黑小虎似呵斥道。

“伤寒未愈又到这树下风流来?”

揶揄的话语虹猫自是晓得,有时他心里暗笑黑小虎心胸“狭隘”,堂堂魔教教主就因一些小事跟他置气,也不知是谁幼稚。他呀偏偏愿意跟他玩这小孩子的把戏,将双臂叠于脑后一副舒适的模样,翘着嘴角仰头。

“我风不风流还轮不到你管吧。”

他明显觉出黑小虎呼吸不稳,随后就被他揽入怀中,耳尖传来濡湿的触感。抿着唇,就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锋利的齿间摩挲着耳尖的软肉。

“长虹剑主,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管你?”

闹了半天倒是弄得虹猫面上一红,最后忍不住推搡着,口中说着讨饶的话儿。

“有……有,别闹了。”

他只记得,月色正好,爱人卧在身侧一副深情的模样。

◎人间荒唐事——春秋来下酒

虹猫最不喜之地就是茶馆,每逢下山之际都特意绕过。山下茶馆无疑都是在将七侠如何打败黑小虎,黑小虎是如何的卑鄙无耻,而他最看不惯如此。当你真正去了解一个他人口中的“坏人”之时,你会发现他并不坏,而是被一种及其盲目的成长环境蒙蔽了双目。黑小虎算是不领情,他并不晓得虹猫为何总是避开茶馆,毕竟茶馆说书人更喜爱说一些武侠们的风流逸事,而他也着实对虹猫过去感兴趣。他便偏偏执意去茶馆附近逗留,虹猫蹙起好看的眉梢,将垂在耳侧的碎发别于耳后,那是一种他人不晓得焦急。他抿唇看着黑小虎,却又不好说什么。他始终觉得一些话从他口中吐出可比说书人口中刺耳得多。

刚踏进门槛,就碰上说书人讲到“最精彩”的一段,正是黑小虎失足踩中自己布下的雷阵,虹猫好一阵心虚,悄悄抬眸去瞥黑小虎的脸色,到不算难看。反而他窥探到一丝释然,桌上是小二刚刚沏好的毛尖,还冒着热气,虹猫轻轻吹了吹,抿了一口,茶味不纯但也不坏。他的味蕾早被玉蟾宫的龙涎茶养刁了,偏是忍受不了这苦涩的滋味。可也没道出,反而摇摇头靠在铁梨木的座椅上侧耳细听说书人的故事。黑小虎蓦地抢走了他手中的茶盏,又朝小二招了招手,换了坛桃花酿。他本是想来一坛女儿红似的烈酒但又思虑到面前的酒品极差,便要了坛桃花酿。喝不醉,只是有点上面。几杯下去,虹猫脸上就染了几分桃红。但也没醉,说书人的话更锐利了,无疑是如何贬低黑小虎。而当事人却眯着眼眸瞧着他,面上全是笑意,丝毫看不出恼怒之意。若是换做以前,这茶馆中定无一人生还。打趣道。

“你就不恼?”

黑小虎舒眉,又仰头饮尽了面前的桃花酿,应道。

“我恼什么?”

“他们如此说你。”

虹猫着实看不透眼前的人,黑小虎总有种隐忍的性子,他更是钦佩那种能屈能伸的态度,屈指轻扣八仙桌桌面。

“不恼。只要我在意的人不是如此想的,他们的想法又与我何干?”

着实是看不透,虹猫眯了眯眼眸,又趴在桌上道。

“我呀……看不透你。”

有时候,有些事,装傻充愣也是种好办法。而他却是真的不晓得。

◎人间酣畅事——白马过中原。

闲暇下来便是想要去更远之地,中原早已解放,危机之事更不用哐谈。难得有了闲情雅致,旋风剑主的闲情雅致似乎全在棋局之上,好不容易脱身的虹猫更是渴望去远方,去看自己未曾领略的风情。而黑小虎似乎跟定了他,并不愿意让他策马扬鞭,远离视线。大抵是处于一种热恋之态,稍稍离开视线几秒他便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虑,所思所想更多了。生怕面前这长虹剑主吃了亏。对方却丝毫不领情,驾着骏马准备离去时又被缠上了。不由得轻叹一声。

“黑小虎,你怎得如此黏人。”

他不记得黑小虎是这般的人,抬手搓了搓眉间,一副为难的模样。黑小虎却不管他是装的还是真的嫌他麻烦,翻身跨上骏马,搂住他的腰身。白衣与漆黑之色融为一体,远处看去浑浑噩噩的,一时分不清是何物,只是一片模糊的黑白色。黑小虎的下颚是削瘦的,抵在虹猫的肩上有些刺痛,虹猫惊呼一声。

“你就不能离我远些?”

“不能。”

啊,看起来好像被野兽缠住了。

◎人间惆怅事——宝剑俱蒙尘。

长虹剑埋在黄土堆上,掩去了往日的锋芒,也埋葬了七侠的故事。七侠各位都早已归隐,而那故事传下来时也不如往日般憨纯。虹猫靠在那可桃花树下,看着坠下的血阳咧唇笑了,丝一种解脱的笑,人们常言道,像七侠这般的侠士早应修仙而去,之所以修仙不成都是因心中尚有牵挂,忘不了这红尘往事。有人捏造说七侠贪爱红尘名利,正派人士反驳道,七侠只是舍不得离开对方,更何况紫云剑主与奔雷剑主喜结连理,旋风剑主也有一子,他们又怎么舍去红尘。

长虹剑主唯一舍弃不下的便只剩下万人唾骂的魔教教主——黑小虎了。

“黑小虎,你看,这夕阳可真美啊。”

其实只要他还在身边,一切都是最好的选择。

【黑虹】盖世英雄

※私设
※甜文.无脑爽文
※虹七轴

黑小虎没死,这事传到七侠耳朵里倒也没掀起多大的波澜,他洗心革面又重修的黑虎崖,也没闹事,他倒是蛮清闲的,魔教一清闲七侠更是闲的品茶下棋。旋风剑主拉着虹猫下子为局,黑黑白白形成一个个格网,时值盛夏,热得人心躁,七侠各位都留于玉蟾宫避暑,蓝兔捧着碗冰镇的酸梅汤,抿着唇笑眯眯的瞧着面前两人的对弈。莎莉靠着大奔的右臂,阖眸休息,羡煞他人。

达夫人上月就生下了欢欢,叫大家欢喜了好一阵。自然而然也认了虹猫为干爹,那灵活的小熊猫可讨人喜了,蓝兔莉莎喜欢的不得了。她们又亲又抱的,哄的欢欢都抿不住嘴,一个劲儿的咯咯笑。达夫人也掩着唇笑,虹猫倒是一脸淡然,不欢不喜,总是站在峰顶望着林中一处。蓝兔她们又何尝不知?那片空地正是炸死黑小虎之地,植物是懂情的,黑小虎“死”后至今也有半余年,那空地仍是没长出新植物。光秃秃的,一片死气。正邪不两立似乎成为了虹猫心中的驳论,不悲不喜,温润如玉,那大概是这半余年中大家对虹猫的形容。那如血玉般通透的眼眸中映出的是一种落寞,藏的很深很深。

蓝兔称虹猫是盖世英雄,而多年之前猪无戒求亲时她也亲口道过。

“我蓝兔,要嫁的定是个盖世英雄。”

虹猫对此只字不提,是回避却又不像,他不会回避蓝兔的眼神,只是对那含着深情的话回以永无止境的搪塞。

盛夏热得烦躁,虹猫又是怯热的,他却不贪食饮酒,更愿躲在树荫下乘凉,偶尔会下水捉几条鲜鱼改改膳食。他似乎进入了一种隔人的屏障,他知道黑小虎还活着却不询问也不寻找。而是独身一人,偶尔望着天上的雀鸟哼着不成曲调的歌。

一切似乎都是自然而然的,盛夏过得很快,到了初秋,池中的锦鲤也都沉底取暖。枫叶红得似血,朝霞与其映成一片,视线中的景物糅合的一塌糊涂。血与雷光,脑子蓦地闪过这两个词,封存的思念有一次涌起将强制围成的堤坝毁坏,虹猫及其费力的吐出那三个字。

“黑小虎。”

那话似乎哽在喉头,噎得他喘不上气来。

“盖世英雄。我来娶你了。”

啊,虹猫头顶的那片阴霾散去了。

“你知道天塌下来的感觉吗?”

那个一直保护着自己的男人倒下了,而且永远也不会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