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自我的HS片段



⚠角色死亡注意


我想此刻她已化作基督信徒口中的天使。我甚至能想象出她此刻是如何的耀眼美丽。双翅遮蔽夺目日光,些许光芒顺着她双翅的缝隙投射在石砖上,影影绰绰似一张天网,企图将所有暗影捕捉于网内,挣脱不得。柔顺的长发披肩散开,日光勾勒出她手腕的纹理,曲曲折折的金色曲线划出一道靓丽的弧线。暗红色的长袍遮蔽脖颈丑陋的刀痕,她眯起眼眸向高空上升着,一点点远离这肮脏污秽的土地。指尖隐隐作痛,那光芒如倾斜的火药,沾上些许就会疼痛难忍,上齿紧阖咬住下唇,平光镜镜框无意间跌落在地,下腹部的伤口正如清泉一般潺潺流血,疼痛从各个部位涌来,如同隐形的双手将自己掐的窒息。


“哈、哈……”


求生欲在最后的拉锯战中占了下风,眼皮愈来愈重,眼前的景象模糊成斑斑点点的画卷。右掌五指用尽全力扣住石砖的砖缝,一点点向前磨蹭而去。腥甜的鲜血呛如鼻腔、口腔,喉头如哽着团咽不下去的棉花。咕噜噜的呛血声在喉咙处作响,干呕着,血块顺着血液的润滑“一泄而出”。后半夜猛地下起了雷阵雨,豆大的雨珠密集的砸在满是伤痕的肉体上,过低的温度使自己拉回几分神智。


“必须保持清醒……该死的就不应该相信Hans……这虚假的情报!”


评论

热度(6)

© 智障雷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