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S】

※allS向
※S死亡注意
※一点点小私设.

雨后的草地泥泞不堪,草屑沾染在Hans西裤墨黑色的裤脚上,翠绿色混着墨黑色到人胃口。脚上这双皮鞋也有些年头了,鞋尖的皮层早已脱落,裸露出一片暗褐色的内质,破裂的部分组成了“花哨的花纹”潮湿的气息企图顺着鼻孔钻入呼吸道,抿唇屏息,随后再次均匀吐息着,食指与中指指尖燃烧的烟卷临近骨节的肌肤,轻颤一下,烟灰抖落在濡湿的草地上。却被一只高跟鞋狠狠地碾过,灰暗的地界中只有她穿着张扬的红,过膝的红裙随着微风猎猎而动,猩红色指甲刺眼得很,朱红色的卷发垂在双肩,她像一团火一样要将这里烧个干净。慵懒地抬起双臂,拉伸着酸痛的骨骼,掀唇打了个哈欠,低声说道。

“Emm——Marlene你就打算这么参加葬礼?”

她的目光凛冽,那团火越燃越烈了,如此近的距离让Hans有种炙热的错觉。抬手摩擦着冰凉的鼻尖,一片黑压压的场景。牧师站在高台上念着沉重的悼词,就连夹子都是黑色的,一个人的死将天地万物都染成的灰白色,肃杀的气息令人窒息。唯独那团火,一点点的靠近,似乎要将他唤醒才甘心。Skipper的死亡就是将原本五彩世界泼上浓墨,Private那个曾经团队中最可爱的孩子早就长成了男子汉。的确是该更新换代了,至少了连Private他们都拥有了自己的士兵。他有实力去继承Skipper的职务,领导能力自然也是团队中的一把手。那个高个儿的科学怪人也得到了一些成长,Marlene也说过很少听到爆炸声的叨扰。Rico的情绪持续低落着,爆破手失去了一个精神支柱,当棺材运到这片墓地时他就一直守在棺材旁,也不做声。

Marlene一身的火红着实刺人眼眸,她抿着那如坚果一般的唇,其实不言而喻,这场葬礼前排座位的人曾经都对这位英勇的“船长”心怀鬼胎。Marlene比这群小伙子要更勇敢一些,她对Skipper表明过心意,而当时Skipper给予她的回应是。

「你穿红色才能称为绝色。」

她记住了,并且一直记到现在。Marlene遮着赤红色的头纱,手中的女士香烟捻灭Hans的脚边。微眯着眼眸,Hans与Skipper的关系极为微妙,连她都想不通为什么Skipper最后还是放过了这个他恨了大半辈子的男人。Skipper对此缄默不言,其他人似乎也对此表示不明所以,也根本没人敢问。敌友?至少他们都记得Hans是这么称呼Skipper的。

她为了Skipper进入组织,今天她也要为了Skipper离开。

Private从前排的座椅上站起,朝Marlene这边走过来,Hans提前退了场,似乎去和Rico做纠缠了。Marlene不禁感叹着即使时变境迁Private那双湛蓝色眼眸仍旧透露着那份纯净,不论他曾做过什么,那双Skipper赞美的眼眸都不曾染上半分灰尘。她忽然明白了什么,Skipper所赞美的都是他们最初拥有的,而他赞美的东西他们都竭力的保存到了最后。

Private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帕,递到Marlene的面前,她点点头接过擦了擦湿润的眼角,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Marlene……Skipper说得多,你穿红色很漂亮,他肯定也很高兴……”

“Private,你一点都没变,要不是你这身衣服和军衔
我还以为你是当初那个不懂世事的毛头小子。”

Private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尖,他的眼眶红红的,像是竭力掩盖住想哭的迹象,Marlene笑着摇了摇头,微微欠身,随后缓缓站起来,屈指揩掉他眼角湿润的泪珠。像是最初认识时那样,轻轻点了点他的鼻尖,吐了吐舌尖说道。

“好了,别这样。今天不应该这样不是吗?带我去看看Kowalski他们,Rico那小子今天可不对头。”

其实他们彼此都知道,强颜欢笑而已,Skipper不喜欢别人哭,他们也不想惹人嫌。Private抬手准备拍拍Marlene的肩,却碍于对方的性别准备收手,Marlene轻蹙眉尖拍了拍那瑟缩的手,一脸怒意。

“你可别搞什么性别歧视。”

Private揉了揉酸痛的手,心里嘀咕着Marlene的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然后摇摇头带路朝着后方走去,显然伟大的科学怪人正蹲坐在Skipper的墓碑前呢喃着什么,Private有点担心Kawalski,拍了拍他的肩胛才把他从那可怕的幻想中拉了出来。Rico拽着Hans从远方奔过来,目光凌厉凶狠,爆破手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太好,Skipper的去世给他了一个严重的打击。Hans的西服让他拽得皱巴巴的,相对于Rico的凶狠,Hans却显得异常平淡,平淡的简直不像他了。他扭开Rico的手腕理了理满是褶子的西装,淡然的看着Rico说出了十分伤人的话。

“听着爆破手先生,你的长官、Skipper他永远都无法夸奖你、或是奖励你了。他、死、了。这是很难接受的事实,但是你、我、还有在场所有的人都必须接受。懂了吗?”

Rico手中的相框跌落在地,玻璃碴子碎了一地,眼神逐渐开始变得飘忽起来。这打击太大了,他疯狂的砸坏在场的物品,炸药、炸弹、还有其他的爆破装备,他的眼眶酸涩的让他不得不流下一些稀少的泪水。

—Skipper不会离开他们的!不会的!

Private见情况不对赶紧叫Kowalski拉住癫狂的爆破手,Marlene也尽力安抚着在暴走边缘的Rico。Hans的眸光阴冷,盯着面前不断挣扎着的疯子。抬手给了他一个巴掌,一字一顿的说。

“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结束了,Skipper也不会再回来了。我也不想再跟你们耗着了,不管如何你必须面对这个事实!没人会可怜你,没人会制止你。Oh——或是你想听听其他的,让我告诉你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勇士而鸣!”

评论(1)

热度(33)

© 智障雷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