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黑虹】人间韵事

※私设甜文
※无脑爽文,接受不能请退出
※不接受小床谈人生
※甜出糖尿病

◎人间风月事——柳下好良辰

时值春夜,扑面而来的夜风也携着些许寒气。前些日子染上的风寒然虹猫打了个喷嚏,柳上明月似玉蟾宫的玉盘,好生的白净惹眼。午时上了倦意,便在柳下憩了一会儿,谁想一觉醒来意识晚了些。那明月也挂空了好一阵,巧的很今夜寻不到几颗明亮的星。恐是要来雨了,阴沉的把星子都掩去。一般随雨而来就是电闪雷鸣,之前因雷电治愈的血魔疯癫丸使自己对雷电有些畏惧。雷电顺着风筝的细丝劈下,顺着其打入血脉,犹如利刃撕裂肌肤,又似猛兽吞噬骨肉。疼痛是真真切切的,心有余悸也是正常之举,有些恹恹的埋头在臂弯之中。抿着唇,望着天边,眼眸中说不出的惆怅。怪了,玉蟾宫今夜静的出奇,莫不是都睡下了?可想来,七侠都不是早睡的主儿。总是怪得很,阖眸,叶间窸窣的响声传入耳中。猫耳轻颤,轻易的捕捉出声源之处,猛然睁眼,抬腕抓住他蠢蠢欲动的手。想了想,又说了句。

“你怎么在这儿?”

黑小虎皱了皱眉,将身后的血色斗篷罩在他的肩上,又并肩而作,不知是着了什么魔道,虹猫最近偏爱注视那双如黑曜石般通透的眼眸。侧头眯着眼眸瞧着,黑小虎也没做回应,只是将他身上的斗篷拢的更紧些。一时无言,气氛静默的有些骇人。话到嘴边又转了转,黑小虎似呵斥道。

“伤寒未愈又到这树下风流来?”

揶揄的话语虹猫自是晓得,有时他心里暗笑黑小虎心胸“狭隘”,堂堂魔教教主就因一些小事跟他置气,也不知是谁幼稚。他呀偏偏愿意跟他玩这小孩子的把戏,将双臂叠于脑后一副舒适的模样,翘着嘴角仰头。

“我风不风流还轮不到你管吧。”

他明显觉出黑小虎呼吸不稳,随后就被他揽入怀中,耳尖传来濡湿的触感。抿着唇,就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锋利的齿间摩挲着耳尖的软肉。

“长虹剑主,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管你?”

闹了半天倒是弄得虹猫面上一红,最后忍不住推搡着,口中说着讨饶的话儿。

“有……有,别闹了。”

他只记得,月色正好,爱人卧在身侧一副深情的模样。

◎人间荒唐事——春秋来下酒

虹猫最不喜之地就是茶馆,每逢下山之际都特意绕过。山下茶馆无疑都是在将七侠如何打败黑小虎,黑小虎是如何的卑鄙无耻,而他最看不惯如此。当你真正去了解一个他人口中的“坏人”之时,你会发现他并不坏,而是被一种及其盲目的成长环境蒙蔽了双目。黑小虎算是不领情,他并不晓得虹猫为何总是避开茶馆,毕竟茶馆说书人更喜爱说一些武侠们的风流逸事,而他也着实对虹猫过去感兴趣。他便偏偏执意去茶馆附近逗留,虹猫蹙起好看的眉梢,将垂在耳侧的碎发别于耳后,那是一种他人不晓得焦急。他抿唇看着黑小虎,却又不好说什么。他始终觉得一些话从他口中吐出可比说书人口中刺耳得多。

刚踏进门槛,就碰上说书人讲到“最精彩”的一段,正是黑小虎失足踩中自己布下的雷阵,虹猫好一阵心虚,悄悄抬眸去瞥黑小虎的脸色,到不算难看。反而他窥探到一丝释然,桌上是小二刚刚沏好的毛尖,还冒着热气,虹猫轻轻吹了吹,抿了一口,茶味不纯但也不坏。他的味蕾早被玉蟾宫的龙涎茶养刁了,偏是忍受不了这苦涩的滋味。可也没道出,反而摇摇头靠在铁梨木的座椅上侧耳细听说书人的故事。黑小虎蓦地抢走了他手中的茶盏,又朝小二招了招手,换了坛桃花酿。他本是想来一坛女儿红似的烈酒但又思虑到面前的酒品极差,便要了坛桃花酿。喝不醉,只是有点上面。几杯下去,虹猫脸上就染了几分桃红。但也没醉,说书人的话更锐利了,无疑是如何贬低黑小虎。而当事人却眯着眼眸瞧着他,面上全是笑意,丝毫看不出恼怒之意。若是换做以前,这茶馆中定无一人生还。打趣道。

“你就不恼?”

黑小虎舒眉,又仰头饮尽了面前的桃花酿,应道。

“我恼什么?”

“他们如此说你。”

虹猫着实看不透眼前的人,黑小虎总有种隐忍的性子,他更是钦佩那种能屈能伸的态度,屈指轻扣八仙桌桌面。

“不恼。只要我在意的人不是如此想的,他们的想法又与我何干?”

着实是看不透,虹猫眯了眯眼眸,又趴在桌上道。

“我呀……看不透你。”

有时候,有些事,装傻充愣也是种好办法。而他却是真的不晓得。

◎人间酣畅事——白马过中原。

闲暇下来便是想要去更远之地,中原早已解放,危机之事更不用哐谈。难得有了闲情雅致,旋风剑主的闲情雅致似乎全在棋局之上,好不容易脱身的虹猫更是渴望去远方,去看自己未曾领略的风情。而黑小虎似乎跟定了他,并不愿意让他策马扬鞭,远离视线。大抵是处于一种热恋之态,稍稍离开视线几秒他便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虑,所思所想更多了。生怕面前这长虹剑主吃了亏。对方却丝毫不领情,驾着骏马准备离去时又被缠上了。不由得轻叹一声。

“黑小虎,你怎得如此黏人。”

他不记得黑小虎是这般的人,抬手搓了搓眉间,一副为难的模样。黑小虎却不管他是装的还是真的嫌他麻烦,翻身跨上骏马,搂住他的腰身。白衣与漆黑之色融为一体,远处看去浑浑噩噩的,一时分不清是何物,只是一片模糊的黑白色。黑小虎的下颚是削瘦的,抵在虹猫的肩上有些刺痛,虹猫惊呼一声。

“你就不能离我远些?”

“不能。”

啊,看起来好像被野兽缠住了。

◎人间惆怅事——宝剑俱蒙尘。

长虹剑埋在黄土堆上,掩去了往日的锋芒,也埋葬了七侠的故事。七侠各位都早已归隐,而那故事传下来时也不如往日般憨纯。虹猫靠在那可桃花树下,看着坠下的血阳咧唇笑了,丝一种解脱的笑,人们常言道,像七侠这般的侠士早应修仙而去,之所以修仙不成都是因心中尚有牵挂,忘不了这红尘往事。有人捏造说七侠贪爱红尘名利,正派人士反驳道,七侠只是舍不得离开对方,更何况紫云剑主与奔雷剑主喜结连理,旋风剑主也有一子,他们又怎么舍去红尘。

长虹剑主唯一舍弃不下的便只剩下万人唾骂的魔教教主——黑小虎了。

“黑小虎,你看,这夕阳可真美啊。”

其实只要他还在身边,一切都是最好的选择。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