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style】无题

※想出无题的本子虽然知道没人看,但是还是想问问有没有大佬可以帮忙画一下插图.如果有的话戳我可以吗,人生第一次出本子,真的是麻烦各位了!

※前文http://tougushiderendegguziyi.lofter.com/post/1e5c7025_112f3a99

精灵国度的边界,像是闹了一场大饥荒一样。尸横遍野,如果只是精灵的尸体过几天就会悉数回到生命树体内。但是这些遗留的尸体都是人类的,他们无法自然消失,只能将他们埋在荒山野岭。鲜血凝固在龟裂的大地上,正午的太阳格外的炙热。Kyle Broflovsk从马车上缓缓走下,他的手杖伫立在大地上,一瞬生出绿叶繁花。绽放的花儿是凝固的鲜血融化染成的,他站在边境边缘却听见对面灌木丛中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好奇趋势他从边界走到灌木丛那儿,光滑的掌心扒开灌木丛的枝叶,Kyle Broflovsk的心跳慢了半拍。此刻卧倒在血泊中的人类是昔日同他一起观赏烟花的人儿。他甚至感受到生命的气息在缓缓流逝。

—Stan Marsh.

他的心中默念着他的姓名,他轻轻握住冰凉的指尖,下一刻如果发疯一般大喊着。

“快来人——把他带回去!叫医生来!快点!”

Stan Marsh的思绪仿佛坠入了冰窟,一片雪白偶尔有一些气泡的咕噜声在他耳边回响,这种的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一股暖流顺着他的血管涌进体内,那是久违的温暖,像是暖春时破冰而出的绿芽,一切都是生命的象征。他应该醒了,长眠中他梦到那个听他一起看烟火的男孩,他太像女孩了,纤细的不像话。这种印象一直留到他成为Kyle Broflovsk的骑士长时也未曾忘怀,当然,那是后话。

当Stan Marsh睁开眼时第一眼看到就是满头赤红色卷发的精灵王,他翠绿色的眼眸被焦虑所笼罩着丧失原本活力的光彩。他是被精灵的眼眸迷惑了心智,鬼使神差他伸出手去抚摸Kyle Broflovsk的脸颊,然后露出傻笑憨憨说道。

“是你啊……”

Kyle Broflovsk的泪腺最终还是崩溃决堤,当着众精灵的面哭了出来,撕心裂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只是心中惶惶不安的情绪终于放下,再也无法忍受。当他看到浑身是血晕倒在草丛中的Stan Marsh时,他的心脏仿佛被利爪蹂躏,又仿佛是死神夺走了他最爱的玩具,酸意涌上鼻头。他好痛,他不想要那个男孩死……因为他想要守护他明媚的笑容。

Stan Marsh被他的泪水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本能的起身拥住他,淡淡的草木气息蹿进他的鼻腔,那并不难闻,相反的讨人喜欢。他很钟爱这种自然的气息,这很难让他联想到家中为他联姻所指定的未婚妻。他的未婚妻永远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淑女风范,身上缠绕着高级香水的气息。那并不自然,甚至让他觉得心烦,他热爱自然,热爱一切自然的气息。可是人类和精灵的战争若是不停,那么他就不能去肆意的享受着自然的恩惠。

自然的恩惠是属于精灵的,除非精灵会毫不吝啬的赠予他。他并不迂腐,但是多年的文化渲染终究让Stan Marsh觉得精灵并不慷慨,他们是卑鄙的,是自私的,是无情。所以他开始厌恶精灵,而此刻哭的委屈的精灵王储又让他改变了观点。

他们也和人一样,拥有七情六欲,拥有泪眼,拥有真情。

他一下,一下的顺着Kyle Broflovsk的脊背,希望这样能让他呼吸顺畅一些。

重新整理的。想发文字版但是他告诉我有敏感词?exm?

借个tag,问问有没有sp语c……。想找个盗贼谈恋爱zzz骑士和盗贼设定太戳心了zzz实在不行给我一个精灵王也成啊。

【style】无题

当人们翻阅起古代历史时永远都不会忘记因真理之杖引发战争时期庞大富饶的精灵国度,更不会忘记那位精灵王——Kyle Broflovski。但是史料似乎很少有记载过这位君王临政之前的事情,好像在那之前的十四年中他的经历是空白的。直到真正将那座经过战火燃烧却仍然屹立着的城堡被修建为博物馆的时候,他们在精灵王的卧室中找到了一本古老的日记,它并没有被火焰撩着。只有少数边缘的部分呈现糊黑色,小心翼翼的翻开,里面是幼童青涩的字体。
Kyle Broflovski出生在和平年间,人类和精灵尚未开战之时。他生下来就受万人拥簇 ,生下就要接受帝王的命运。懂事起就被送去研读精灵国度的历史以及政治现状。五岁的时候他自己偷偷一个人逃出宫殿跑到人类于精灵的国境线那,那一天他遇到了那个改变自己一生的人。Kyle Broflovski第一次看到日常热闹的市集,欣喜中夹杂着惶恐,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清晨的奔波使他感到疲惫即使正午的日头暴晒着他病态苍白的肌肤也无法使他感到温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裹着长袍,看着人群终归不敢踏出一步。他又打了个喷嚏,再次抬头时看见一双温暖的手,充满疑惑的抬眸。

“你是谁?”

宫殿中的导师教他警惕教他不要轻信于人,此刻运用的淋漓尽致。可那双手的主人却微微一笑将一条翠绿色的毯子围在Kyle Broflovski的身上。一直到他感到温暖那个陌生人才缓缓开口问他。

“你是自己一个人逃出来的对吗?”

他听到这番话是眼眸中充满惊异,低下头将毯子覆于唇上半晌没说话。两人之间尴尬了几分钟对面人笑了笑说。

“你刚刚不是问我叫什么名字吗?我叫Stan Marsh是住在这一带的。和你一样我也是偷偷跑出来玩的。啊,对了!我带你去看一样好东西!”

自称Stan Marsh的男孩拉起Kyle Broflovsk纤细的手腕一路向山顶跑去,Stan Marsh微微蹙眉嘀咕着。

“你这手腕细的像个女孩子。”

这番话触及到了精灵王储的尊严,Kyle Broflovsk红着脸极力的想要反驳,双手因过分用力而开始泛白。

“导师说了一位贤明的君王不应像粗鲁的平民一般!”

话音刚落夜空中绽放出一朵朵耀眼的烟花,点燃了寂静的夜,也映出他稚嫩的脸颊。

Stan Marsh一瞬间看呆了,他长得十分精致,或许看不出他是个男孩子。一直到欣赏完烟花两个小伙伴分别之时Kyle Broflovsk也没有向他透露自己的姓名。尽管今天疯了很久但是他还是谨记着导师的叮嘱,千万不要向野蛮的人类透露自己的身份和姓名。回到宫殿的时候已经一团糟了,整个王宫的人都因为未找到王储而受罚。Kyle Broflovsk也因私自外出而被关禁闭,他不吃不喝整日在书房中读书研究政治,直到第三天SheilaBroflovsk也就是Kyle Broflovsk的母亲来和他谈心。她是位端庄优雅的王后,也是位爱子的母亲。

“Kyle我希望你能谅解的父王。我知道精灵国度的边界都在批评着你的父王,但是……他志不在治国,他的愿望是希望成为一个在海洋中随意穿梭的海豚。但是因为精灵国度的世袭制度他不得不接受整个王国的政事。他很爱你,非常非常的——他的爱不会少于我一分。这次责罚也是因为过于担心你。人民可以不理解他,但是你不可以,我亲爱的。”

她俯下身子在她最爱的儿子额头处烙下一吻,结束这个温情的额头吻时她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亲爱的,吃点饭吧。我真的很担心你。”

TBC.

占个tag.一个脑洞关于精灵王和骑士的相识过程吧

【syle】卡普格拉妄想症

※片段预警。
※短小预警。
※草稿预警

科罗拉多小镇的积雪常年不化,翠绿色的灌木丛点缀这纯白色雪堆,kyle醒来时冻的浑身都在颤抖着,些许冰凉的雪从领口灌进衣服里。抱怨着扯了扯衣领。

“真倒霉。”

扇动鼻翼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冲进鼻腔,其实说起来在这地方闻到血腥味也见怪不怪了。但是kyle不适应这股令人反胃的气味,毛线手套覆在鼻梁之上。

“不会有比现在还倒霉的事情吧!”

废力的从雪堆中爬起来,kyle的半条腿已经冻的没有知觉了,透过灌木丛望去kyle可能无法相信正在埋雪的家伙居然是自己的SBF。stan的铁锹上沾染着斑斑血迹, 就是这股令人反胃的气息。kyle轻轻的扒开灌木丛,声音颤抖的喊了一声。

“stan?”

stan的双手斜插在裤兜中,深蓝色的裤腿上还沾染着淡淡的血迹,闻言转头,kyle分明在那眼眸中看出了陌生癫狂的神情。stan扬唇声音嘶哑道。

“欢迎回来。My lover Kyle.”

【style】花吐症

※精灵王第一人称视角。
※架空
※私设

A feeling of nothingness.

坐在落地窗前,眸光落在双手中的那本厚重无趣的书,乏味的扫过一行又一行的魔法字符 ,掀唇轻轻打了个哈欠,合上书本,轻放在橡木桌面上。身子完全放松下来,午后的阳光略显温暖,惹人困意四起。阖眸,抬头,后背紧贴着皮革做的躺椅。

喉间涌起一阵瘙痒感,不禁蹙眉,直起身子,五分钟前完全放松的身子此刻紧绷着,不停的咳嗽着,些许花瓣从口腔中溢出。

Does rose represent love.

手中是嫣红的玫瑰花瓣,就像那一夜公主手中娇艳欲滴的玫瑰,就像那一夜骑士胸口涌出的鲜血,就像那一夜熊熊燃烧起的村庄房屋。

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精神略显萎靡。

紧紧攥住手中殷红的玫瑰花瓣,望向窗外。

I may fall in love with you.

死去的骑士和精神失常的王

※第三人称视角

01

真是是激动我终于荣升了骑士团团长之位,虽然当上这个职位有些不太风光。如果不是前团长死了我想也轮不到我。之前跟在王身边的骑士都说王疯了才会选择你。这话可有点过分了。上任第一天我可不能迟到!

02

站在大门外我的心脏仿佛要跳出胸口,崭新的盔甲,崭新的宝剑,一切的一切都是崭新的。我终于要看到我们敬爱的王了,舒了口气屈指叩门,在得到应允之后我才缓缓推门而入。

03

我看见了,我们的王端坐在宝座之上却显得如此憔悴。他的眼底一片乌黑,眸中慢是疲倦,多么敬业的王啊。他的权杖在空中打旋落在我的面前。

“起来我的骑士。”

04

自那以后我的任务就是陪伴王,保护王。但是王有一个去处是不允许任何人跟去的。北方的山洞里藏着前骑士团团长——Stan Marh的遗体。王每个月都会去上一次,严禁任何人跟去,每次出来后他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像是骑士团团长又活过来一样。

那是不可能的。

05

今天的王有点不正常,他焦虑的在大厅中渡步,不停的砸着白瓷花瓶,可这并没有让他平静下来,瓷片溅的到处都是。

“滚出去。”

今天的王可真反常。

06

打那以后王的心情一直阴郁低落,时不时就会摔花瓶或者其他东西撒气,但是勤政方面却没有耽搁。不过说来今天可真冷。不禁打了个哆嗦。看向远处的王,他正盯着我发呆。

07

「你是新的骑士?」

被耳畔的叫声吓了一跳,眸中满是恐惧。这语气听起来像极了Stan团长,温柔的语气。还是不禁打了个寒颤,王的目光仍然没有移开。自己有些惶恐。

「别怕,你要帮我照顾好王。我是时候该走了。」

08

我的大脑当机了,等回神的时候王蹲在地上拾取早已经破碎的画片。泪水滴落在地毯之上。低语呢喃着,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不停的道着歉。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Stan。”

09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鬼使神差的走向不听啜泣的王,将他的长跑披在他肩上,柔声抚慰着不听颤动着啜泣着的精灵王。

“王,他会回来的。”

“在你治理好国家之后。”

10

“你怎么敢骗我?”

“不骗你,你还会活着吗?我敬爱的王。”

占个tag。刚刚想到个梗 死亡的骑士和精神失常的王。qwq最近没有好梗啊 你们想不想看,我试着写出来,顺带求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