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觉奈】父子档

※自戏草稿流注意
※慎戳
※奈布第一人称


我八岁那年,他二十四。

夏暑七月,他接了上面的命令急匆匆的赶回家来,带着把真枪看也不看一眼,就把满是血污的手枪被随意的丢在木桌上。这是我们之间独处的方式,也不失落或是惊奇,踮着脚尖够到了冰箱门的把手,向外用力拉开,本不属于夏日的寒气扑面而来,舒眉将牛奶麦片一并拿出来,摆在桌上。拧开牛奶盒子的盒盖,牛奶如洪水般泻出,浸泡着整碗的麦片,麦片滑进口中,在唇齿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卧室里突然传来一阵高昂且刺耳的警告声。

「臭小子,你可别动桌上的东西。」

有些烦躁的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勺子的底部撞击碗檐儿,含糊不清的回应道。

“知道了。”

而那头的话语多少带着点玩味。

「叫爹。」

口中的麦片“咯吱”的响声更加刺耳起来,手中的勺子猛地摔在瓷砖地上,轻转手腕,恶狠狠的盯着那扇翠绿色的房门。

“呸、谁要叫你爹,老东西。”

【觉奈】可能因素

※内容与标题无关
※觉奈觉奈觉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时间轴在上一篇lof里



奈布·萨贝达与Fliqpy相遇是在越南的战场上,如果问世间最不可能结合的两人是谁,或许真的是他们俩了,但是可能因素又不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上帝总会出一些纰漏,导致无法挽回的局面。雄狮与孤狼除了相互竞争还会有什么交际呢?

1955年10月1日奈布·萨贝达离开东印度公司成为一名自由的雇佣兵,拿着金额庞大的酬金踏入了美军的军队,并为其卖命效力。与他碰头的是第四编队的中士,扫过Fliqpy的第一眼就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鎏金眼眸中流露的情感更多是的属于这个满是硝烟的战场上的冷酷和嗜血。丑陋蜿蜒的暗褐色伤痕布满他整个手腕,像是刀刃曾经硬生生切断他的双手般,他唇间还叼着尚未燃尽的香烟。老练与桀骜全部书写在这张令人畏惧的脸上,不过也应了奈布·听说的那个词“这是个不善的家伙”,岂止是不善,简直有些令人胆寒。劣质的烟味钻入奈布·萨贝达鼻腔让作呕的感觉更加真实,他微微蹙眉,出于礼仪还是抬手想要握住那双满是结痂的双手,Fliqpy却咧唇一笑,尖锐的牙齿宛若肉食动物撕咬食物的犬齿。鎏金眼眸中满是轻蔑的情愫,那根香烟跌落在地,他抬足用靴尖碾灭烟头,迟迟不肯伸手。军靴靴尖却猛地奔膝盖而来,奈布·萨贝达向后缩了一步,难免有些恼怒,谁能想到来军营第一天碰头就能遭遇这种对待。而对方似乎对此乐此不疲,Fliqpy作为军人对于雇佣兵这种类似于“旁门左道”的东西看不上眼。在他的思维中,雇佣兵只不过是些钻空子赚钱的小鬼。刚才那招也仅仅当做试探罢了。

“这就是美军军队的见面礼?”

奈布·萨贝达咬牙切齿的说道,有最基础的近身肉搏的底子,他微屈左膝,右臂挡前摆出准备战斗的姿势。Fliqpy却抱臂靠在身后的巨树上,似看马戏团动物般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浓重的烟嗓刺激着奈布·萨贝达的耳膜,竟有种轻微的电流顺着脊梁攀爬至全身的错觉。

“不,这是对没有实力的小鬼的见面礼。”

小鬼或许是从Fliqpy口中吐出的最明文的词汇了,此刻的身份似乎Fliqpy是胜券在握的孤狼,而奈布·萨贝达是只狂妄的小狮子。不过几年后的转变也会让人大吃一惊,奈布·萨贝达原本平静的心境竟因为Fliqpy的几句话掀起滔天的波澜,他的右掌覆在左掌的骨节上慢慢捏紧收缩,骨骼捏转的响声格外清脆。轻扭脖颈,抬手捏住对方的肩胛,五指暗自用力,他抬眸瞧去Fliqpy却不为所动,面不改色反手按住他的肩胛。那双满是结痂的双手如狼爪般有力,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捏碎他的肩胛骨。力量的对比就让奈布·萨贝达狠狠地输上了一截。

“没有实力?你想跟我试试吗?”

Fliqpy那双鎏金眼眸亮了些许,随后奈布·萨贝达肩胛骨的疼痛更是增加了数倍,他不禁抿唇倒吸了口凉气,这家伙居然有一身怪力。正午的阳光略显刺眼,Fliqpy袖口的东西被阳光折射的反光,下一秒奈布·萨贝达就为自己的愚蠢迟钝叹息,他手里的明明是美军军队常用的小型匕首M9。这家伙简直疯了,难道想在军营旁大开杀戒?

“等一下,你手里有匕首,在完成雇主命令之前我不想多流一滴血,我们近身肉搏。”

奈布·萨贝达将头上的贝雷帽与身上的迷彩服脱下叠好放在树下,赤裸的皮肤在紫外线的照射下隐约有些刺痛,抬臂做好防御姿态,想相比而言Fliqpy古铜色的皮肤显得更黑了,还有那些道蜿蜒的疤痕。奈布·萨贝达有些不耐烦的扬鄂说道。

“你先。”

“你会后悔的。”

如果之前说Fliqpy像只孤狼的话,那么他现在一定是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军营出了人命顶多说是任务失败死了,他不用担什么责任,不是很好?

奈布·萨贝达认为Fliqpy是疯了,开始出招就招招致命。他的右拳朝门面袭来,抬臂准备接住其右拳,不曾想接住杀招的同时,他竟朝直立的左膝来了一腿,酸痛感直击神经末梢,险些跪倒在地。奈布·萨贝达右腿微屈蓄力,猛然跃起,自身的重力加上落下的重力,迫使他跪倒在地。双腿趁机搭上他的双肩,逆时针绞住Fliqpy的脖颈,试图使其缺氧窒息,越发的用力绞住,哪知他抬手握拳朝右肋方向打出重拳,一拳拳接下来,五脏六腑被打碎般的疼。奈布·萨贝达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而Fliqpy的拳头也逐渐无力,最后跌落在地。

年轻气盛,他还揪着Fliqpy的话不放。

“呼…现在我还是没有实力的小鬼吗?”

休战期,他们暂时还可以和平的躺在草地上。奈布·萨贝达耳垂的刺痛感告诉他,Fliqpy的利齿正在厮磨着他耳垂的嫩肉,濡湿的气息热的人难受。

当然,没人知道Fliqpy在心中暗骂了一句。

—他可真他妈漂亮。

“当然,我的小鬼。真可惜没能杀了你。”

觉奈时间轴设定

我扔一个时间轴设定,考完试就码文。我爱k拉郎,拉郎爱我,觉军兄弟设⚠

越战前后1955年初奈布离开东印度公司成为自由雇佣兵,因高价酬金周转至美国军队作为雇佣兵插入军营,为第四编队作补给效力。1955年十月初与身为中士的Fliqpy正式见面,不打不相识的开场。因个人原因也因佣主执意,奈布一直待到中士退伍,1959年,Fliqpy38,奈布22。退伍后Fliqpy拿着可观的薪水而奈布靠着自由的雇佣兵过活。接小单也不会挨饿。在商谈过后Fliqpy表明不愿回到故乡也不想面对自己的孪生兄弟(Flippy),因为兄弟俩性情不和常常大打出手。所以在美国乡下买了栋小房,生活方面除了做饭Fliqpy做的都很好。脾气一直很暴躁,动手就会见血。交谈不管用时就先打一架,有时候打着打着就会往其他方面发展。最后还是双方闷声妥协。有时候会看到他徒手杀鸡,杀兔,最后都会出现在餐桌上。很默契的没有什么誓言,只是维持着现在不伦不类的关系,双方独占欲很强。车库偶尔会有尸体,夜晚会不约而同的处理掉,有时会发生口舌。淤青和胶布都是常见的东西。

1964年,折返尼泊尔,Fliqpy也跟着一起回去,以“战友”的名义在家小住两天。返回尼泊尔后按照礼仪礼法奈布被姑娘包围谈婚论嫁。在险些杀人的情况下将失控的中士控制住,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一周会决定留下生活费离开,以防止家附近出现命案。

1970年退隐,在美国乡村享受难得安宁的生活,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安宁。在偶尔打架吵闹的生活中渡过还算甜美的岁月。

【觉奈】俄罗斯转盘

※拉郎cp.
※慎戳.

暴力美学是奈布给他冠以的名号。美学是一个与雇佣兵不沾边的词汇,枪支在暴雨中冲刷掉色,军靴在砂石上磨损边缘。机械性的完成任务不需要美学,而他则是享受猎物在刀下痛苦呻吟的模样,他们的出发点不同,过程又怎么会相同呢?Fliqpy满是伤痕的手指不停的擦拭着手中的左轮手枪,乳白色的丝帕与这个小屋格格不入。在阅读《复活》的第三个章节后,奈布被枯燥的文字打败了,窸窸窣窣的响声像是一根锯子,割据着他的神经末梢,烦躁的情绪一泄而出。像是聒噪不安的麻雀,奈布现在恨不得抬手就将这个自讨没趣的男人按在桌上,当然他没有这样做,他将所有怒气都压在肚子里,最后吼了出来。

“该死的,你就不能安静会儿?!”

厚重的精装书狠狠地拍在橡木桌上,被吼的男人轻佻眉梢将威士忌重新摆在桌上,左手手枪顺着他的发力滑至手边。威士忌的瓶盖紧紧地扣在上面,他掏出怀中的M9灵活的撬开了瓶盖,圆形的小东西顺着桌边滑落在地。Fliqpy低沉的烟嗓仿佛是上帝在低吟着圣经,这是一个可笑的比喻。即使在很多年后,奈布也这样觉得。因为一个恶魔怎么可能会和上帝扯上关系,他只是道貌岸然罢了。

“俄罗斯转盘。”

他是个既残忍又无趣的男人,当他将一颗子弹塞入手时,静默的一切就宣告了游戏的开始。玻璃杯中的冰块尚未融化,似乎是在奈布结束阅读前他从冰箱中取出的,小麦色的威士忌加上冰块,或许足以引诱他的味蕾。但是奈布不喜欢喝酒,腥辣的味道不会使他感到精神上的愉悦,无聊的精神麻痹。他轻轻转动左轮手枪,被强迫灌了一杯冰镇威士忌后,扣动扳机——空枪。

幸运女神眷顾了奈布,可惜他可没兴趣玩丢命的游戏。

“Fliqpy,你三十八岁了,别再玩这幼稚的游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