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觉奈】可能因素

※内容与标题无关
※觉奈觉奈觉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时间轴在上一篇lof里



奈布·萨贝达与Fliqpy相遇是在越南的战场上,如果问世间最不可能结合的两人是谁,或许真的是他们俩了,但是可能因素又不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上帝总会出一些纰漏,导致无法挽回的局面。雄狮与孤狼除了相互竞争还会有什么交际呢?

1955年10月1日奈布·萨贝达离开东印度公司成为一名自由的雇佣兵,拿着金额庞大的酬金踏入了美军的军队,并为其卖命效力。与他碰头的是第四编队的中士,扫过Fliqpy的第一眼就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鎏金眼眸中流露的情感更多是的属于这个满是硝烟的战场上的冷酷和嗜血。丑陋蜿蜒的暗褐色伤痕布满他整个手腕,像是刀刃曾经硬生生切断他的双手般,他唇间还叼着尚未燃尽的香烟。老练与桀骜全部书写在这张令人畏惧的脸上,不过也应了奈布·听说的那个词“这是个不善的家伙”,岂止是不善,简直有些令人胆寒。劣质的烟味钻入奈布·萨贝达鼻腔让作呕的感觉更加真实,他微微蹙眉,出于礼仪还是抬手想要握住那双满是结痂的双手,Fliqpy却咧唇一笑,尖锐的牙齿宛若肉食动物撕咬食物的犬齿。鎏金眼眸中满是轻蔑的情愫,那根香烟跌落在地,他抬足用靴尖碾灭烟头,迟迟不肯伸手。军靴靴尖却猛地奔膝盖而来,奈布·萨贝达向后缩了一步,难免有些恼怒,谁能想到来军营第一天碰头就能遭遇这种对待。而对方似乎对此乐此不疲,Fliqpy作为军人对于雇佣兵这种类似于“旁门左道”的东西看不上眼。在他的思维中,雇佣兵只不过是些钻空子赚钱的小鬼。刚才那招也仅仅当做试探罢了。

“这就是美军军队的见面礼?”

奈布·萨贝达咬牙切齿的说道,有最基础的近身肉搏的底子,他微屈左膝,右臂挡前摆出准备战斗的姿势。Fliqpy却抱臂靠在身后的巨树上,似看马戏团动物般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浓重的烟嗓刺激着奈布·萨贝达的耳膜,竟有种轻微的电流顺着脊梁攀爬至全身的错觉。

“不,这是对没有实力的小鬼的见面礼。”

小鬼或许是从Fliqpy口中吐出的最明文的词汇了,此刻的身份似乎Fliqpy是胜券在握的孤狼,而奈布·萨贝达是只狂妄的小狮子。不过几年后的转变也会让人大吃一惊,奈布·萨贝达原本平静的心境竟因为Fliqpy的几句话掀起滔天的波澜,他的右掌覆在左掌的骨节上慢慢捏紧收缩,骨骼捏转的响声格外清脆。轻扭脖颈,抬手捏住对方的肩胛,五指暗自用力,他抬眸瞧去Fliqpy却不为所动,面不改色反手按住他的肩胛。那双满是结痂的双手如狼爪般有力,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捏碎他的肩胛骨。力量的对比就让奈布·萨贝达狠狠地输上了一截。

“没有实力?你想跟我试试吗?”

Fliqpy那双鎏金眼眸亮了些许,随后奈布·萨贝达肩胛骨的疼痛更是增加了数倍,他不禁抿唇倒吸了口凉气,这家伙居然有一身怪力。正午的阳光略显刺眼,Fliqpy袖口的东西被阳光折射的反光,下一秒奈布·萨贝达就为自己的愚蠢迟钝叹息,他手里的明明是美军军队常用的小型匕首M9。这家伙简直疯了,难道想在军营旁大开杀戒?

“等一下,你手里有匕首,在完成雇主命令之前我不想多流一滴血,我们近身肉搏。”

奈布·萨贝达将头上的贝雷帽与身上的迷彩服脱下叠好放在树下,赤裸的皮肤在紫外线的照射下隐约有些刺痛,抬臂做好防御姿态,想相比而言Fliqpy古铜色的皮肤显得更黑了,还有那些道蜿蜒的疤痕。奈布·萨贝达有些不耐烦的扬鄂说道。

“你先。”

“你会后悔的。”

如果之前说Fliqpy像只孤狼的话,那么他现在一定是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军营出了人命顶多说是任务失败死了,他不用担什么责任,不是很好?

奈布·萨贝达认为Fliqpy是疯了,开始出招就招招致命。他的右拳朝门面袭来,抬臂准备接住其右拳,不曾想接住杀招的同时,他竟朝直立的左膝来了一腿,酸痛感直击神经末梢,险些跪倒在地。奈布·萨贝达右腿微屈蓄力,猛然跃起,自身的重力加上落下的重力,迫使他跪倒在地。双腿趁机搭上他的双肩,逆时针绞住Fliqpy的脖颈,试图使其缺氧窒息,越发的用力绞住,哪知他抬手握拳朝右肋方向打出重拳,一拳拳接下来,五脏六腑被打碎般的疼。奈布·萨贝达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而Fliqpy的拳头也逐渐无力,最后跌落在地。

年轻气盛,他还揪着Fliqpy的话不放。

“呼…现在我还是没有实力的小鬼吗?”

休战期,他们暂时还可以和平的躺在草地上。奈布·萨贝达耳垂的刺痛感告诉他,Fliqpy的利齿正在厮磨着他耳垂的嫩肉,濡湿的气息热的人难受。

当然,没人知道Fliqpy在心中暗骂了一句。

—他可真他妈漂亮。

“当然,我的小鬼。真可惜没能杀了你。”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