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在情绪起伏最高的那段时日,我忽地好奇起死神的颜色,就像是孩子好奇新鲜事物一样,那奇怪诡异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念头盘旋在我的心头,奇异的感觉从血管逐渐涌向心脏、大脑、神经中枢,牙齿不安的碾磨着画笔的另一端,塑胶在牙齿反复撕咬下,显示出极为恐怖的凹痕。模糊的视线中,扭曲的凹痕变成了死神的脸,凶悍的表情,恶毒的唇舌,朦胧中我又联想起普罗维利的那群孩子,记忆中的他们总是青面獠牙,呲着利齿想要把我撕个粉碎。摇摇头,将自己从冗长的思绪中拉出,此时大概是深秋了,透过旅馆破旧的小玻璃窗隐约能看见旅馆前面那颗巨树,几片枯黄色的树叶紧紧地勾住树枝,迟迟不愿落下。

肃杀、萧瑟,我的脑海中浮现着几个死气沉沉的词汇,或许这是死神来到人间的征兆。画笔跌落在地,沿着木板的边棱又滚了好几圈最后安安静静的躺在墙角,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秋季正在用它独有的寒气将五彩缤纷的颜色逼去,一切都变得萧瑟,消极的情绪跃上心头。每一天,世界都在慢慢靠近晦暗的颜色,每一秒,彩色都在迅速的消逝,我忽然觉得,自己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夜里是最难捱的时候,狂风敲打着破旧的玻璃窗,“咯吱咯吱”的像是讨厌鬼们的耳语,我知道他们正蹲在黑暗的角落里沾沾自喜,疯狂的大笑着叫着我的名字。

“Vincent、Vincent、Mad Vincent!”

秋风刺得我体无完肤,在昏暗的油灯下,我看到了一片黑白色的墓地,几只落在枝头的乌鸦紧紧盯着墓碑上的烫金字体。

“Van Gogh Vincent”

—那一刻我明白了,死神是黑色的,永无止境的黑暗。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