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觉奈】俄罗斯转盘

※拉郎cp.
※慎戳.

暴力美学是奈布给他冠以的名号。美学是一个与雇佣兵不沾边的词汇,枪支在暴雨中冲刷掉色,军靴在砂石上磨损边缘。机械性的完成任务不需要美学,而他则是享受猎物在刀下痛苦呻吟的模样,他们的出发点不同,过程又怎么会相同呢?Fliqpy满是伤痕的手指不停的擦拭着手中的左轮手枪,乳白色的丝帕与这个小屋格格不入。在阅读《复活》的第三个章节后,奈布被枯燥的文字打败了,窸窸窣窣的响声像是一根锯子,割据着他的神经末梢,烦躁的情绪一泄而出。像是聒噪不安的麻雀,奈布现在恨不得抬手就将这个自讨没趣的男人按在桌上,当然他没有这样做,他将所有怒气都压在肚子里,最后吼了出来。

“该死的,你就不能安静会儿?!”

厚重的精装书狠狠地拍在橡木桌上,被吼的男人轻佻眉梢将威士忌重新摆在桌上,左手手枪顺着他的发力滑至手边。威士忌的瓶盖紧紧地扣在上面,他掏出怀中的M9灵活的撬开了瓶盖,圆形的小东西顺着桌边滑落在地。Fliqpy低沉的烟嗓仿佛是上帝在低吟着圣经,这是一个可笑的比喻。即使在很多年后,奈布也这样觉得。因为一个恶魔怎么可能会和上帝扯上关系,他只是道貌岸然罢了。

“俄罗斯转盘。”

他是个既残忍又无趣的男人,当他将一颗子弹塞入手时,静默的一切就宣告了游戏的开始。玻璃杯中的冰块尚未融化,似乎是在奈布结束阅读前他从冰箱中取出的,小麦色的威士忌加上冰块,或许足以引诱他的味蕾。但是奈布不喜欢喝酒,腥辣的味道不会使他感到精神上的愉悦,无聊的精神麻痹。他轻轻转动左轮手枪,被强迫灌了一杯冰镇威士忌后,扣动扳机——空枪。

幸运女神眷顾了奈布,可惜他可没兴趣玩丢命的游戏。

“Fliqpy,你三十八岁了,别再玩这幼稚的游戏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