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李易峰水仙】【深远】恩仇

宁致远忽然平静了,红着眼眶坐在沙发上半响不说话,看着他的模样心里无限感慨,小霸王终是长大了亦或是被自己亲手推落了万丈深渊。

“陈深……我们都需要静静……”宁致远的声线含着哭腔,许是落泪了,三年未见,第一次见面竟是这样的场景。

三年……物是人非。

递过去一张纸巾,无言我,他没有接过,无奈的拿起纸巾给人拭泪。宁致远抿了抿唇,几欲开口,最终在擦干泪水后才得开口。

“陈深……”

“嘘……”食指抵在人的唇间。

“不是要静静吗?”

轻轻打开留声机,老旧唱片在上面轻轻转动,一曲夜上海缓缓的从留声机中唱出,打开一瓶书柜上的红酒,倾斜,猩红的酒水溢满高脚杯,递到宁致远的面前。他半似赌气的拿起一饮而尽。

“慢点……红酒后劲很大。”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酒劲缓缓上来了,宁致远有些头晕站不稳,伸出玉指指着我。

“陈深……嗝……你,你别动……别和我耍花招……”单手将人揽入怀中,顺了顺人的后背,趴在人的耳畔轻叹。

“一点也没变……小霸王还活着对吗?”轻轻吻了吻那小巧的耳尖,他整个人敏感的浑身颤抖着,最后推开了我。

“安逸尘……嗝……玩过了……”眸光因他说出那个名字后变得凛冽,紧紧攥住人的手腕,捏住人的下颚,迫使醉酒中的人儿和自己对视,冷笑。

“宁致远……怎么?这三年玩的挺好?”

疼痛刺激着宁致远醉酒后敏感的神经,将他半飘的思绪拉回躯壳,眯起杏眸,吐气如兰的在我耳畔细语到。

“离开陈队长的这三年,我过的好的不能再好了……呵呵……陈深没有你,我宁致远照样活的有滋有味,怎么了?嫉妒了?哟,我还没看过陈队长嫉妒的样子呢?至少……”他的眸光沉了沉。

“没看过你为我嫉妒得发狂的模样……”轻轻松开控制他的手腕,离开的三年,最怕的是看见他一如死潭般的眼神。

“我放下了……你为什么没放下。”

“可笑,我宁致远又不是你陈深的玩具,想玩就玩,想丢就丢,三年前你亲手推下我,三年后你苦苦乞求我,不觉得可笑吗?陈,队,长。”

将在手中来回摩挲已有一年的那枚生锈的戒指送到人的手中,踌躇半响缓缓开口道。

“三年前,你在悬崖丢的那枚戒指我找到了……”

宁致远的手有些颤抖的接过,看着那枚锈迹斑斑的戒指,笑出了声。

“陈深,你知道我向来珍重这枚戒指……”

“为什么不肯回来……”

“爱怕了……不敢再承受一次了……”宁致远转身推开红木门走了出去,窗外的雪停了,天气却是阴霾的,恍若我们二人的内心。

尾随他走到门口。

“陈队长回吧……有人来接我。”

“致远回家了。”安逸尘一身西装革履来到宁致远的面前,轻轻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却意外的发现宁致远中指那枚旧戒指。

“旧成这样……换一枚吧。”

“不行!”几乎是和宁致远同时说出口的。

“逸尘,这枚戒指的事情,以后别在过问了。”

“是。”安逸尘的手轻轻握住宁致远纤细的颤抖的手腕。

“陈队长,有缘再见。”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