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中心】禁闭室

*R神志不清

*应该是军队爆破手之类的(?)

*企鹅原型


每个军队都会有那么一间又小又黑的铁房子,对外俗称是禁闭室。主要的功能就是惩罚军队中不听话的新兵,规定的条文总是无法阻挡年轻人独特的冲动以及好奇,不听话的总要关上一天才会老实。当然如果是老兵犯错的话,主要看关系如何以及错误的轻重。Rico并不喜欢那个黑漆漆的铁房子,除了厌恶还是厌恶,那种极致的厌恶是沁入骨髓的,无法剥离。


Rico第一次进禁闭室是在他十七岁的夏天。


刚入军队总是会遭到欺负和白眼,关于饥饱的问题对于Rico来说是最为重要的。新鲜的鲱鱼飘着一股熟悉的香味,比起眼前枯瘦的小鱼诱人的多。饥饿是Rico经历过最痛苦的事情,当一只企鹅在极致饥饿的环境下他可以吃掉他的同类,剥皮还是生吞,即使血淋淋的生肉放入口中也不会让你觉得反胃,因为你饥饿到什么都可以吞食裹腹。当Rico的鳍摸上面前弯曲的汤勺时,就已经注定了最后的结果。那个强壮的跳岩企鹅抢走了Rico桌上的一篮子的新鲜鲱鱼,Rico甚至还看到鲱鱼轻轻晃动着尾巴邀请他食用。而那只专横的跳岩企鹅正蔑视的抱臂咧嘴笑着,右鳍轻扣桌面,低劣的口哨声也从他干瘪的唇缝中溜出。


“新来的?这篮子鲜美的鲱鱼可不是给你们这群吃软饭的。”


Rico的目光一直紧紧追随着那散发着诱人气息的新鲜鲱鱼,只觉得对方的话语实在是烦躁的导火索,吃饭的时候没人可以随意挪动Rico的食物。Rico的右鳍紧紧按住汤勺的尾端,猛地从木椅上跃起,将汤勺当做匕首横在对方脖颈的大动脉处,左鳍狠狠地捏住对方的颈部,天知道他快要饿死了!


阴狠的瞪着倒在地上的食物侵略者,微微张嘴生涩的吐出了几个单词。


“Give me back the fish。”


当Rico骑在他身上准备大打出手时,长官摇晃着走了进来,并已搅乱军纪为名将Rico关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铁房子里。这儿正如他们的内心,黑的不见底。恐惧、与骄傲两种情绪在Rico颅内交缠运作,扰得他不得安宁。双鳍无助的乱抓着铜墙铁壁,但是没人听见。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Rico的胃囊正咕咕作响个,他饿了,饿了足以将着黑房子里的所有东西吞入腹中,于是他将右鳍伸向了床边某个小块布料上。


那东西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可以填一填肚子,Rico这样评论着。



第二次进禁闭室是在Rico二十岁的冬日。岁月似乎无法磨平他的棱角,而那份与生俱来的疯狂似乎也越来越明显了。当然了,没有企鹅会疯到去和Rico抢新鲜的鲱鱼,甚至那次事件之后他篮子里面的鱼好像更多了。Rico不是记仇的人,但是有的企鹅小肚鸡肠还在记仇。他该庆幸,Rico并没有打算和他动真格的。其他企鹅似乎都在避着Rico,至少前阵子有传言说看到他吞了一把手枪进肚,这可真够恐怖的,虽然大家都是反刍动物,但是没人敢真吞下去一把武器,他真是个疯子。


那年夏天后,Rico脸上多了条骇人的伤疤,而那只跳岩企鹅大家似乎都没再见过,至于原因如何大家都默契的闭口不提,知道太多不是好事。至少他们不想和疯子扯上什么关系。后期到底怎么了……大概是Rico选择性失忆了。将一切的事情都淡忘了,只记得那一天在雪地里与一只强壮的企鹅激烈的肢体接触甚至见了血,那一片的雪地上都是殷红刺眼的鲜血。然后随着一声枪响,那家伙就一动不动了,上方给的消息是枪走火了,Rico被再一次送入那个铁房子,过于疲惫的疯子,躺在铁床板上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一周之后出来的时候,Rico只说了一个单词。


“Fish。”



第三次进禁闭室是Rico离开这里之前的一夜。他的右腿被子弹打穿,穿过肌肉的子弹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疼痛,每逢阴雨天那种痛就更令人难以忍受。没有任何错误和口角,受重伤的人都被丢入了这个狭窄的铁房子里,腐臭味、血腥味混合在一起,还有每个人身上浓重的硝烟味。他们说等死吧,所有该死的都在这个房子里。Rico反复催吐着自己将胃囊中的微型炸药吐了出来,点燃丢向了栏杆外。



“KaBoom!”



Rico本是奔腾的马,怎会死于这一小片田园。

评论(3)

热度(29)

© 智障雷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