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杂谈

※私设满天飞
※拟人.推理专家与通缉犯
※情节见汉尼拔
※K中心视角

在同一片天空下阳光显得深浅不一,沿着几片叶子的边缘镀上一层淡金色,叶肉正如嵌在金子包裹下的纯粹玉器。美术馆的陈设显得一尘不变的乏味,相似的走廊门框,相似的展台,相似的门框,一层层深入便可窥见最深处临摹罪恶之人。阳光顺着走廊乳白色的瓷砖铺成一条蜿蜒的小路,顺着指引的方向一步步前进,靴底叩击瓷砖发出悦耳轻巧且极具节奏感的敲击声。他端坐在《春》的面前,平静的画面翻印在脑海之中,挥散不去。抿唇,抬臂悄悄靠近着。

一份极致的疯狂能够造就什么?是的、一位难以捉摸的犯罪高手,或者说是一位暴力美学的爆破手。虽然这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依据,这疯子安静下来的样子却是意外的好看。嘴角那道骇人的伤疤也显得柔和很多,我爱他极具抽象化的画风,或许那本身就是吸引我的一部分。疯狂的思路、满是血块令人作呕的作案现场,还有那份无人理解的疯狂。一步一步,缩短的距离将那浓郁的血腥味蒸发得更加刺鼻,裸露在外的伤口或许早已发炎了脓肿着,但是没人在意。

他手中的的铅笔描摹着罪恶,炭黑色的线条勾勒着罪人的面庞,男女追求着“春”意,相互追逐,那些线条扭曲变换着,最后幻化成自己的面庞。清晰的、高声提醒着自己,帮凶正是自己,而那罪人的线条也碾碎自己最后一分所谓“正义”的思想。他不属于牢狱,脱缰的野马本就属于广阔的草原。

与他并肩相坐,额头上的血迹凝固成块,只觉得痒意如羽毛般骚刮着自己的心头。侧头,每一个微动作都在为接下来的对话做着最基本的准备。那份低沉沙哑的嗓音正如钟摆敲击着自己的心灵,震撼着自己为之行为钦佩的心理,不禁露齿而笑。

“看到你坐在我面前感觉的好怪,我最近总在你很久没去过的地方看到你的幻像。”

真迹似乎也是如此昭示着某种生机与欲望,潜藏在翠绿色之下的欲望。就像横流般汹涌,却又无人问津。就像此刻我与他之间的关系,近似朋友却比朋友更多了一层默契与不愿割舍的某样羁绊。但是胸前标写着FBI的工作牌让自己开始不安起来,除了准确的推理移情自己还具备预算的能力。但是面前的通缉犯不按常理出牌的模式才会让警方乱了手脚。上帝从不创造完美的人,于是他的身上压上了言语障碍与骇人的伤疤。

说起幻想——我看这个男人穿过四季来到一座庄园前,而我正端坐在大厅等待他粗鲁的叩门。然后满怀期待的去打开那扇紧闭的房门,迎接客人的来临。

这次我不打算送他入狱,因为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失去彼此我们都丧失了整个世界的唯一色彩。一位实实在在的疯子,和一位移情推理专家,暴力美学与恶劣幻想。如果上战场的话,我相信罪犯先生会是一个好苗子。

抬手揉了揉他的卷发。

“Rico先生,我们是时候离开了。”

我想他为这座城市留下了一个小礼物,比如一个巨型C4。

--KaBomm!

评论(3)

热度(11)

© 智障雷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