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Tomco】下雪的日子

※自割大腿肉
※无排版,无逻辑,无文笔
※不适自退

不知是谁敲响了地狱的钟声,因为那钟声是低沉、持续,冗长的,震颤的幅度使骷髅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Tom下意识的抬头望向高处,大概是Brain离职前跟他说过,这个时候正是地球的冬季。漫天飞舞着的都是纯白色的雪花,地狱常年的高温导致这里从未有过冬季,换句话说地狱是没有四季的。恶龙扇动着笨重的双翼向更高层飞去,轿撵随着双翼颤动的频率左右摇晃着,当炙热全部褪去时,它就停在Marco Diaz家的窗台上。

纯白色与淡绿色交融的图案铸成了眼前这个突出的塔楼,然而站在对面的并不是Tom心心念念的那个姑娘。赤红色的卫衣暴露了他是他宿敌的事实,实际上前些日子Tom还在暗地里嫉妒他能跟Star走的近一些。Tom从轿撵中飞出,落在敞开的窗台上。气氛有些尴尬,Marco不停的搓着双手将哈气都呼入其中,仿佛在取暖,他的脸颊明显的透出异样的红色,大概是被寒风吹的。

“Well.What do you want to see me about?”

【你找我有什么事?】

说实在的,Tom真的想不到Marco会主动找他,虽然上次的耐力训练两人都显得心照不宣。那一夜最后那句话也是如此的默契,但是是不是真话估计只有他们自己心知肚明。Tom抱臂环视了一周,猛地发现这是Star的房间,每一处都是亮闪闪的。Marco则是一直在搓手,皱着眉头,很艰难的吐出一句。

「Brian,Tell me you haven't seen the purest snow.」

「Brian,告诉我你还没看过最纯的雪。」

Tom微微挑眉,有些惊讶,一半是因为Brian辞退前会找这个自己“最讨厌”的人,一半是因为Marco居然能记住Brian的话。Marco递给他一个精致的盒子,上面还打着赤红色的丝带,精致的样子让他想到了Star的礼物。不过显然Star不会亲手制作一个礼物盒。

“这是什么?”

【What is this?】

Marco耸耸肩然后解开上面的丝带,一个漂亮的水晶球映入Tom的眼帘,那是一个落着雪的水晶球,里面还放着Star、Tom和Marco的小塑像。格外的好看,精致。

「Is it a present for you?」

「算是给你的礼物吧?」

“I think I should say thank you.”

【我想我该说声谢谢。】

Tom忽地拉起Marco的双手,一团温热的火焰跃然掌间,看模样是在替他取暖,过了十分钟左右,Tom低头吻了吻Marco的指尖,然后低声道。

“Now I know who was the princess who declared independence that day?Princess Marco.”

【现在我知道了那天宣布独立的公主是谁了,马可公主。】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