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黑虹】盖世英雄

※私设
※甜文.无脑爽文
※虹七轴

黑小虎没死,这事传到七侠耳朵里倒也没掀起多大的波澜,他洗心革面又重修的黑虎崖,也没闹事,他倒是蛮清闲的,魔教一清闲七侠更是闲的品茶下棋。旋风剑主拉着虹猫下子为局,黑黑白白形成一个个格网,时值盛夏,热得人心躁,七侠各位都留于玉蟾宫避暑,蓝兔捧着碗冰镇的酸梅汤,抿着唇笑眯眯的瞧着面前两人的对弈。莎莉靠着大奔的右臂,阖眸休息,羡煞他人。

达夫人上月就生下了欢欢,叫大家欢喜了好一阵。自然而然也认了虹猫为干爹,那灵活的小熊猫可讨人喜了,蓝兔莉莎喜欢的不得了。她们又亲又抱的,哄的欢欢都抿不住嘴,一个劲儿的咯咯笑。达夫人也掩着唇笑,虹猫倒是一脸淡然,不欢不喜,总是站在峰顶望着林中一处。蓝兔她们又何尝不知?那片空地正是炸死黑小虎之地,植物是懂情的,黑小虎“死”后至今也有半余年,那空地仍是没长出新植物。光秃秃的,一片死气。正邪不两立似乎成为了虹猫心中的驳论,不悲不喜,温润如玉,那大概是这半余年中大家对虹猫的形容。那如血玉般通透的眼眸中映出的是一种落寞,藏的很深很深。

蓝兔称虹猫是盖世英雄,而多年之前猪无戒求亲时她也亲口道过。

“我蓝兔,要嫁的定是个盖世英雄。”

虹猫对此只字不提,是回避却又不像,他不会回避蓝兔的眼神,只是对那含着深情的话回以永无止境的搪塞。

盛夏热得烦躁,虹猫又是怯热的,他却不贪食饮酒,更愿躲在树荫下乘凉,偶尔会下水捉几条鲜鱼改改膳食。他似乎进入了一种隔人的屏障,他知道黑小虎还活着却不询问也不寻找。而是独身一人,偶尔望着天上的雀鸟哼着不成曲调的歌。

一切似乎都是自然而然的,盛夏过得很快,到了初秋,池中的锦鲤也都沉底取暖。枫叶红得似血,朝霞与其映成一片,视线中的景物糅合的一塌糊涂。血与雷光,脑子蓦地闪过这两个词,封存的思念有一次涌起将强制围成的堤坝毁坏,虹猫及其费力的吐出那三个字。

“黑小虎。”

那话似乎哽在喉头,噎得他喘不上气来。

“盖世英雄。我来娶你了。”

啊,虹猫头顶的那片阴霾散去了。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