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现世pa.一方死亡.

「只有上帝知道我没了你会如何。」

那本书最终翻到了尾页,镀金的花体英文格外刺眼。六个英文字母,两个字,一场闹剧拉下帷幕。这大概是今年冬天的最后一场雪,整个公园都染成了银白色。碎雪还带着点黏性。孩子们在雪地上追逐打闹,一个个圆滚滚的雪球砸向玻璃窗,闷声作响。

嘉德罗斯的死讯是格瑞上个月接到的,有点突然。那时候格瑞还在家里翻阅那本满是他的笔迹的《哈姆雷特》。那本哈姆雷特出奇的吸引他或许是因为那孩子气般的理解吧,青涩的字体爬满了页白,有时连文字间的空隙都不放过,翻阅过去密密麻麻的一片文字。窗台上那盆仙人掌还没死,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原样。凋零的花瓣被格瑞清理出去了,那一夜之后再没看见它开过花。床头上,金黄色的围巾都不曾挪动地方,依旧保持着三个月前的模样,说起来也不是格瑞懒得收拾。相反的,他每天都打扫这间屋子,但是唯独舍不得动那些他留下的痕迹。

他在等他,三个月,最后的期限。他没回来,却留给格瑞一通电话。

嘉德罗斯死了。

其实格瑞不相信他们的话,那么不可一世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冒失到死在车轮下。如果是说死于流血过多或许格瑞还能相信,毕竟惹事打架是他的一贯作风。

有时候格瑞还是想夸他,那些隐藏在他身上的闪光点。他傲视群雄,他恒者恒强。他是傲慢,但是他也有傲人的头脑。如此愚蠢的死法肯定不能成立,或许有其他的漏洞。或许他们编造了一个丑陋的谎言。一切都太突然了,突然到格瑞不愿意去承认事实也不愿意去接受它。

格瑞站在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不知道……。”

就在昨天,法医拿着尸检报告来登门拜访,他的确是死于车轮下。就是格瑞不肯承认的那愚蠢的死法,他消沉了一阵子,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日落之后,格瑞喝了几杯才渐渐平稳了情绪,他问了蒙特祖玛,迎面而来的叫骂和哭嚎,最终得到了些破碎的线索。

他死于心脏病发。

很可笑的理由,但是那是真的。

窗外的雪快要停了吧,昏暗的路灯照着房门前的那一条小路,却再也看不到那一抹耀眼的金色。格瑞转头对着空荡荡的沙发呢喃自语道。

“还想在打一次吗……?”

“嘉德罗斯……”

评论

热度(27)

  1. 茜哥智障雷达🔥 转载了此文字
    好虐.....
© 智障雷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