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style】无题

※想出无题的本子虽然知道没人看,但是还是想问问有没有大佬可以帮忙画一下插图.如果有的话戳我可以吗,人生第一次出本子,真的是麻烦各位了!

※前文http://tougushiderendegguziyi.lofter.com/post/1e5c7025_112f3a99

精灵国度的边界,像是闹了一场大饥荒一样。尸横遍野,如果只是精灵的尸体过几天就会悉数回到生命树体内。但是这些遗留的尸体都是人类的,他们无法自然消失,只能将他们埋在荒山野岭。鲜血凝固在龟裂的大地上,正午的太阳格外的炙热。Kyle Broflovsk从马车上缓缓走下,他的手杖伫立在大地上,一瞬生出绿叶繁花。绽放的花儿是凝固的鲜血融化染成的,他站在边境边缘却听见对面灌木丛中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好奇趋势他从边界走到灌木丛那儿,光滑的掌心扒开灌木丛的枝叶,Kyle Broflovsk的心跳慢了半拍。此刻卧倒在血泊中的人类是昔日同他一起观赏烟花的人儿。他甚至感受到生命的气息在缓缓流逝。

—Stan Marsh.

他的心中默念着他的姓名,他轻轻握住冰凉的指尖,下一刻如果发疯一般大喊着。

“快来人——把他带回去!叫医生来!快点!”

Stan Marsh的思绪仿佛坠入了冰窟,一片雪白偶尔有一些气泡的咕噜声在他耳边回响,这种的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一股暖流顺着他的血管涌进体内,那是久违的温暖,像是暖春时破冰而出的绿芽,一切都是生命的象征。他应该醒了,长眠中他梦到那个听他一起看烟火的男孩,他太像女孩了,纤细的不像话。这种印象一直留到他成为Kyle Broflovsk的骑士长时也未曾忘怀,当然,那是后话。

当Stan Marsh睁开眼时第一眼看到就是满头赤红色卷发的精灵王,他翠绿色的眼眸被焦虑所笼罩着丧失原本活力的光彩。他是被精灵的眼眸迷惑了心智,鬼使神差他伸出手去抚摸Kyle Broflovsk的脸颊,然后露出傻笑憨憨说道。

“是你啊……”

Kyle Broflovsk的泪腺最终还是崩溃决堤,当着众精灵的面哭了出来,撕心裂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只是心中惶惶不安的情绪终于放下,再也无法忍受。当他看到浑身是血晕倒在草丛中的Stan Marsh时,他的心脏仿佛被利爪蹂躏,又仿佛是死神夺走了他最爱的玩具,酸意涌上鼻头。他好痛,他不想要那个男孩死……因为他想要守护他明媚的笑容。

Stan Marsh被他的泪水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本能的起身拥住他,淡淡的草木气息蹿进他的鼻腔,那并不难闻,相反的讨人喜欢。他很钟爱这种自然的气息,这很难让他联想到家中为他联姻所指定的未婚妻。他的未婚妻永远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淑女风范,身上缠绕着高级香水的气息。那并不自然,甚至让他觉得心烦,他热爱自然,热爱一切自然的气息。可是人类和精灵的战争若是不停,那么他就不能去肆意的享受着自然的恩惠。

自然的恩惠是属于精灵的,除非精灵会毫不吝啬的赠予他。他并不迂腐,但是多年的文化渲染终究让Stan Marsh觉得精灵并不慷慨,他们是卑鄙的,是自私的,是无情。所以他开始厌恶精灵,而此刻哭的委屈的精灵王储又让他改变了观点。

他们也和人一样,拥有七情六欲,拥有泪眼,拥有真情。

他一下,一下的顺着Kyle Broflovsk的脊背,希望这样能让他呼吸顺畅一些。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