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良生】无题.

※一个随性的脑洞吧.
※短小注意.

艾迪生觉得一阵头晕脑旋,这新来的拳手下手不知轻重,眼前直冒金星。下意识的挥拳反击,拳头直击对方的面门,羸弱的对手打的眼泪鼻血糊了一脸。双方都停顿了一阵才缓过来,太刺激了,刚刚被对方一拳重击在太阳穴,没死已经是万幸的了。索性今天的假拳不打了。艾迪生挥动宛若石块的拳头砸在对方的身上。

「得分。」

「得分。」

「得分。」

不知耳畔想起多少次得分,艾迪生像疯了一样,迟迟不肯放手,最后哨声响起才被裁判拉倒一旁。躁动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环顾一圈心中盘算着今天的钱算是泡汤了。拆下拳套,猛然抬头却瞧见一双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

太熟悉了,这真的太熟悉了。

艾迪生心中叫嚣着,曾经无数个夜晚那双眼眸都含情的凝视着他。当初觉得是温情,如今却觉得一身鸡皮疙瘩。左臂隐隐的刺痛告诉他要讨好面前的人,谄媚的冲着他说道。

“良、良哥啊……好久不见。”

吴良一身墨黑色西服,腰板挺的笔直,黑曜石般的眼眸炙热又带着几分柔情,盯着面前赤裸着上身的艾迪生。拳击手哪一次比赛不都是赤裸着上身,怎么到艾迪生这就变了味呢?

艾迪生的身材不像普通拳击手,要么全是肌肉块,要么瘦的要命。他的身材肌肉不多但是也不显得单薄,有了肌肉又不显得粗鲁,肌肤比其他选手要偏白,但是又不娘娘腔。吴良已经无法找到精准的词汇来形容艾迪生。但是他就这样站在面前总是惹得自己以为他要勾引自己。

吃过了甜头,肚子的馋虫总是惦记着。甜头是三年前还没出“那事”的时候尝的。让一个在拳场上不服输的人,在自己床上喘息那可真是件有征服欲的事情。可惜,他和艾迪生回不到三年前,即使让他把艾迪生丢到床上也变了味。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