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无题

当人们翻阅起古代历史时永远都不会忘记因真理之杖引发战争时期庞大富饶的精灵国度,更不会忘记那位精灵王——Kyle Broflovski。但是史料似乎很少有记载过这位君王临政之前的事情,好像在那之前的十四年中他的经历是空白的。直到真正将那座经过战火燃烧却仍然屹立着的城堡被修建为博物馆的时候,他们在精灵王的卧室中找到了一本古老的日记,它并没有被火焰撩着。只有少数边缘的部分呈现糊黑色,小心翼翼的翻开,里面是幼童青涩的字体。
Kyle Broflovski出生在和平年间,人类和精灵尚未开战之时。他生下来就受万人拥簇 ,生下就要接受帝王的命运。懂事起就被送去研读精灵国度的历史以及政治现状。五岁的时候他自己偷偷一个人逃出宫殿跑到人类于精灵的国境线那,那一天他遇到了那个改变自己一生的人。Kyle Broflovski第一次看到日常热闹的市集,欣喜中夹杂着惶恐,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清晨的奔波使他感到疲惫即使正午的日头暴晒着他病态苍白的肌肤也无法使他感到温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裹着长袍,看着人群终归不敢踏出一步。他又打了个喷嚏,再次抬头时看见一双温暖的手,充满疑惑的抬眸。

“你是谁?”

宫殿中的导师教他警惕教他不要轻信于人,此刻运用的淋漓尽致。可那双手的主人却微微一笑将一条翠绿色的毯子围在Kyle Broflovski的身上。一直到他感到温暖那个陌生人才缓缓开口问他。

“你是自己一个人逃出来的对吗?”

他听到这番话是眼眸中充满惊异,低下头将毯子覆于唇上半晌没说话。两人之间尴尬了几分钟对面人笑了笑说。

“你刚刚不是问我叫什么名字吗?我叫Stan Marsh是住在这一带的。和你一样我也是偷偷跑出来玩的。啊,对了!我带你去看一样好东西!”

自称Stan Marsh的男孩拉起Kyle Broflovsk纤细的手腕一路向山顶跑去,Stan Marsh微微蹙眉嘀咕着。

“你这手腕细的像个女孩子。”

这番话触及到了精灵王储的尊严,Kyle Broflovsk红着脸极力的想要反驳,双手因过分用力而开始泛白。

“导师说了一位贤明的君王不应像粗鲁的平民一般!”

话音刚落夜空中绽放出一朵朵耀眼的烟花,点燃了寂静的夜,也映出他稚嫩的脸颊。

Stan Marsh一瞬间看呆了,他长得十分精致,或许看不出他是个男孩子。一直到欣赏完烟花两个小伙伴分别之时Kyle Broflovsk也没有向他透露自己的姓名。尽管今天疯了很久但是他还是谨记着导师的叮嘱,千万不要向野蛮的人类透露自己的身份和姓名。回到宫殿的时候已经一团糟了,整个王宫的人都因为未找到王储而受罚。Kyle Broflovsk也因私自外出而被关禁闭,他不吃不喝整日在书房中读书研究政治,直到第三天SheilaBroflovsk也就是Kyle Broflovsk的母亲来和他谈心。她是位端庄优雅的王后,也是位爱子的母亲。

“Kyle我希望你能谅解的父王。我知道精灵国度的边界都在批评着你的父王,但是……他志不在治国,他的愿望是希望成为一个在海洋中随意穿梭的海豚。但是因为精灵国度的世袭制度他不得不接受整个王国的政事。他很爱你,非常非常的——他的爱不会少于我一分。这次责罚也是因为过于担心你。人民可以不理解他,但是你不可以,我亲爱的。”

她俯下身子在她最爱的儿子额头处烙下一吻,结束这个温情的额头吻时她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亲爱的,吃点饭吧。我真的很担心你。”

TBC.

评论(1)

热度(39)

© 智障雷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