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R乐】醉酒

夜深,飞艇中只有寥寥几盏夜灯尚且亮着。点点光斑在高脚杯中浮动着,流露出几分夜的奢靡。

RK端坐于墨黑色沙发之上,抿了抿杯盏中的不明液体,一股腥辣的味道吻上舌尖,使舌尖暂时感到麻木,那并不是美好的触觉。RK口腔中满是腥辣,躁动着催促他将杯盏中剩余的液体悉数饮尽。

起初,RK只觉得那腥辣在食管与胃囊中流窜。不禁开始怀疑骑士团那群人的品味,这种喝进去催吐的东西有什么值得品味的。RK用指腹摩挲着自己的唇间,却无法摩挲去那种燃烧殆尽的热度。

“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初尝。少年自是不得控制这酒精影响的因素,起身的刹那,RK的身子不禁因视线的模糊开始摇晃起来。那姿势看起来,可真是丑陋至极。天旋地转间RK狼狈的扶住桌角,面咬紧皓齿暂且舒了口气。眩晕的叫他开始泛起恶心。

“嘁……”

RK不服输的性格让他不屑的发出轻哼声,手却不慎碰到了杯盏,残余的液体沾染纯白色的桌布之上,反而多添了几分色彩。

眼前散发着金光的人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RK想要抬起手抓住那一抹光影,却沉重的连抬起就十分费劲,只能搭在他的双肩之上。稍稍向前拉紧,将他整个身子拦在怀中。

若是平日RK定做不出这个举动,也是酒精牵引着他一步一步,像是被诱饵引诱的灰狼,且是中毒又如何?满足——

心中的欲望叫嚣着。

—我需要。
—哪怕是一个简单的亲吻。

RK的二指狠狠地捏住他的下颚,朦胧间只觉得他的唇瓣蹭过摩乐乐细腻的脸颊,不禁感叹稚童的皮肤真是格外的娇嫩柔软。

RK的唇顺着摩乐乐的脸颊渐渐唇瓣凑去,唇齿的触碰,感受到如同晶莹果冻般的弹润,窜入唇间的是浓郁的果香。舌尖舔舐过他的唇,有所收敛起来。RK声音嘶哑却格外惹人心动,指尖揩了揩摩乐乐的唇角。

“够了。我们到里面玩。”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