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雷达🔥

野鸡、智障、ky退散。

谢您不扰我清静。

觉奈觉军都吃,没有互贬的义务。

“你不可无故杀戮,否则即使是你刀剑也撬不开天堂的大门。”

【style】一方死亡。

一方死亡。

※视角混乱请注意。

Kyle视角.

我不知为什么我会来到这片土地。冥冥之中总有一种磁场吸引着我,像是吸铁石什么的。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一味的向前走有什么意义?没有来过这里却又格外的熟悉这里。眼前一片翠绿,高矮草丛相互穿插着。点点繁花缀于其间。不远处衣着奇怪的人向我挥手。

我想他在cosplay?那身衣服很酷就对了。像是骑士一样。就是少了独特的头盔,少了头盔那就不能叫骑士了!
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我真是不知道我为什么有耐心在这听他说胡话。

不耐烦的蹙眉抱臂看着眼前的人说道。

“你到底是谁?”

Stan视角.

我于国度边界巡查,却意外的看见一个身着翠绿色衣衫的人类小男孩。umm……我有多久没见过人类了?很久了吧……

不知为何兴奋感布满全身,抛掉所有骑士的繁文缛节,那一刻自己就是年幼的孩童,不停的向着那人招手。

“嘿!那边的看这儿!哇!我好久都没看见有人类来这儿了。真是好激动啊。”

耳闻那人的问句,脸上的兴奋之意逐渐消失。

“嗯?你问我是谁啊……”

“嗯……”

阖眸,心中神圣的头盔浮现在脑海之中。在此扬唇淡笑。

“我是精灵王的骑士。”

吐出几字,那是自己所认为荣耀之事。

上帝视角.

人类的孩子遗留于精灵国度的边界。善良的精灵王储啊,他救下那奄奄一息的孩童。孩童眼中盈满对战争的戾气,一身伤痕像是孤狼。他的掌心轻轻覆于孩子的额间。

“跟我回家吧。”

他将宿敌的孩子带回城堡,他用真诚洗礼了孤狼眼中的戾气,也许从那一刻起,孤狼爱上了拯救自己的先驱。伤口的愈合随着心情的改变而增快了速度。孤狼长大了,伤口渐渐的愈合。精灵王储也意识到。他若不想留,自己也没有理由要求他留下。

那一日,他背对于他。
那一日,他神色淡漠。
那一日,他被矛盾所挟持。

“要回去也无所谓的。”

“反正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留在这也没用了。”

“我好歹也是一个王储。你留下只会给我增添负担。”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呵……我在骗谁啊。

孤狼蜕变成骑士,为护其主短暂的离开。

一年后,Kyle荣登宝座,王储蜕变成王。

一年后,骑士归队。于正厅中单膝跪地,向王表示尊敬。

精灵王半撑着下颚,祖母绿眼眸中盈满笑意。

“欢迎回来。忠诚的骑士。”

Kyle视角.

迎来登基的那一日我的骑士也遵守诺言的回来了。或许我该犒劳犒劳我忠诚的骑士。登基仪式结束之后我便邀请他一同去生灵庭院走走,那是安葬我导师的地方。那也是生命延续的地方,我的骑士理应去瞧瞧那布满生机之地。

他跟随于我的身后,谛听着这一切美好的事物。

“这里是生灵庭院,用来祭奠造物主。与精灵生命相连的生命之树也在这。”

我的骑士赞叹这生灵庭院。

“当然了!”

手中的权杖指向不远处造物主的雕像,嘴角轻扬。

“那边是造物主的雕像!传说向造物主献祭生命能够实现愿望。”

一路向前,路过埋葬导师的那颗参天巨树。枝叶间散发的星光叫他驻足。一只火红的凤凰滞留枝叶间。

骑士所的称赞我不知应该高兴还是悲伤。垂眸道出此树的来历。

“这是将军的生命树。将军是我第一位导师,同时也是为王国贡献最大的功臣……”

往日的记忆历历在目,我的骑士感叹道。

我心中一痛,沉重道出整个故事的结局。

“但他在征途中牺牲了。”

世界上没有童话。我知道的。

你慌乱道歉的模样可真有意思。颔首,淡笑,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

“Stan你不用道歉,这树不是长的好好的吗?他的生命还在继续呢。造物主会留下有意义的人和树并让他们重生。……我感受到他已经回来了。”

这压抑的气氛可叫我喘不上气。

“好了聊点别的吧!咱们偷偷去给睡觉的门卫画胡子吧!”

举起双手大呼道。虽然这有失礼节,但是作为王也要放松一下吧——

欢乐的时光总是流逝的飞快。国度于国度之间必定将有间隙。人类总是想来找精灵的茬,人类新晋的巫师国王前来骚扰精灵的次数可不少。此次他亲自来到城下,可不是好兆头啊。

倚在栏杆处看着城下的人类,巫师王带着骑士和公主立于城下,城下早已尸横遍野。我不应在此滞留,赌上性命最后一搏。

缓缓摘下头上的皇冠,放在橡木桌上。眸中敛去多余的情绪。

“我知道了。去把群众遣散掉,然后叫剩下的士兵回来。”

造物主。

我精灵王Kyle Broflovski

拿命赌您。

“如果我没回来。Ike就代替我成为精灵王。”

一步一步踏向死去无数士兵的战场,是我愚蠢的战术令他们丧失性命,那么就让我来弥补这一切的过错。

我的骑士在唤我。撕心裂肺的唤我。唤了我的名讳。骑士,这可是大罪。

我的骑士别叫了。我最终还是驻足,不是犹豫,我知道他现在很慌,但是我也要赶赴战场。

原谅,为了我的国家。为了你们。

“赶紧去。”

骑士你别喊了。我不会动摇了。

我的骑士。你别说了。背在身后手执权杖的右掌紧紧攥住,骨节泛白。

“Ike绝对有能力接手,你赶紧去。”

别说了。我……。怕犹豫不决会害了整个王国的性命。

是你逼我的。

转身,手掌间的权杖只差一毫就直戳他的喉头。

“这是命令。骑士你不是不知道违抗精灵王是什么下场。”

出城。运用法力将剩下的精灵全部送走,顶着冷嘲热讽看着眼前的三人。所有刺激性话语皆作未闻。我只听清了最后一句。

〖特么的败类,帮着精灵打架。〗

左掌抚摸着运用多年的权杖,半眯起眼眸,所有戾气迸发而出。

“看来你的癖好很恶心啊。”

“不过得让你做做白日梦了。”

再起扬起权杖,站于飓风中心,薄唇翁动道出古老的魔咒。

“ηδμθλ”

耗尽最后的法力,我只能暂时的将你们全数隐藏,我的骑士啊,请好好守护下一任精灵王吧。

掌心摩挲着映射这个世界的玻璃,垂眸。我现在唯一可以仰仗的只剩下造物主了,我的生命换取整个国度的安宁,很值,不是吗?

『他做的很好不是吗?』

『您真是很幸运的得到了非常忠诚的助手。』

造物主的话语于耳旁响起。

“够了,我不是来闲聊的。”

『您是一位非常明智的君主,为什么要选择极端的方式结束战争。』

造物主。这是对我的嘲讽吗?

“明智?造物主,您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失误,我的人民能收到这样的痛苦吗?”

“其他方式损失太大,我无法让他们来替我承担后果。”

“说成是对自己心理上的安慰也不过。”

是啊。我罪孽深重。我不配做王,让我那生命洗清罪孽,让精灵国度盛放出最美的花朵。我的人民,我的骑士。你们不必再受此折磨。

“造物主。我还有最后一个心愿。请让Stan忘记我。”

我的骑士,请你忘记所有的事情吧。仅尊Ike一人就好。

『我知道了。』

『我会实现你所有的愿望。』

『所有…』

真好……我感受到额间轻柔的吻,我是去了天堂还是地狱?

上帝视角.

『恭喜幼主登基!』

『精灵史上最年轻的君主!』

精灵国度热闹非凡。幼主登基,全国都沸腾起来,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前任精灵王的壮举,Stan站在骑士队中为此致敬。他似乎忘记了他深爱的王,他曾经那么的深爱。上一次精灵王守护了整个国家和他的骑士。这一次,骑士拼了命也要保护幼主。

Stan视角.

我似乎遗忘了什么。是什么不重要的事情吗?我在房间里找到了一封未开封的信件,信中参杂的香气是我熟悉却又陌生的。那究竟是谁的气息,他对我很重要吗?

熟悉的字迹,可是我想不起来是谁的。拿着信件问了半天和没问出来是谁的字迹。

“啊?”

“没什么,我的王。”

是谁呢……

穿着红袍,头顶翠绿色帽子的那个人,是谁呢……为什么我看不清你的脸?为什么我听不清你的话?

上帝视角.

骑士于边界见到的人类男孩是那么的熟悉。他只是换了身衣袍,他只是换了个种族,换了个身份,骑士啊骑士,你为什么认不出你的王呢?

骑士自言自语着。

“据说之前有个法师为了人类与精灵不在发生冲突就用魔法断绝了两个种族的来往,现在我们过不去,他们也不过来的情况。不过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

“我带你去找大巫师吧。说不定他能让你回去!”

骑士啊骑士。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热心肠。

“啊是不是还要跟精灵王说一声。”

“说起来他也长大了。”

他搔着头发的手放下来。

“你长得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哦。”

“啧……是谁呢?时间一长就想不起来了。”

是谁呢——又陷入多年前的一个怪圈了。

且让造物主替他道一句。

『我的骑士。你的王爱你。』

春风又起。刮不走多年的惆怅。

@飞飞 后排原梗!!!炒鸡推荐!

评论(4)

热度(34)